1. <em id="jg29x1"></em><ins id="jg29x1"></ins><option id="jg29x1"></option><tfoot id="jg29x1"></tfoot><span id="jg29x1"></span>
          <strike id="7zzg16"></strike><button id="7zzg16"></button><th id="7zzg16"></th><noframes id="7zzg16">
            <acronym id="7zzg16"></acronym><thead id="7zzg16"></thead><dd id="7zzg16"></dd>
                        1. <center id="8i6pn2"><tt id="8i6pn2"></tt><li id="8i6pn2"></li></center><strike id="8i6pn2"><noframes id="8i6pn2">
                                  <li id="0dyc1u"></li><center id="0dyc1u"></center><q id="0dyc1u"></q><bdo id="0dyc1u"></bdo><address id="0dyc1u"></address>
                                1. <div id="ukutea"></div><abbr id="ukutea"></abbr><optgroup id="ukutea"></optgroup><em id="ukutea"></em><thead id="ukutea"></thead>
                                    <blockquote id="ukutea"><u id="ukutea"><span id="ukutea"></span><del id="ukutea"></del><ol id="ukutea"></ol><ul id="ukutea"></ul><u id="ukutea"></u></u><tbody id="ukutea"><kbd id="ukutea"></kbd><select id="ukutea"></select><tfoot id="ukutea"></tfoot><font id="ukutea"></font></tbody><ins id="ukutea"><table id="ukutea"></table><bdo id="ukutea"></bdo><style id="ukutea"></style><button id="ukutea"></button><div id="ukutea"></div></ins><tfoot id="ukutea"><span id="ukutea"></span><dfn id="ukutea"></dfn><b id="ukutea"></b><dt id="ukutea"></dt><button id="ukutea"></button></tfoot></blockquote><font id="ukutea"><select id="ukutea"><li id="ukutea"></li><kbd id="ukutea"></kbd></select><strike id="ukutea"><q id="ukutea"></q><del id="ukutea"></del><strike id="ukutea"></strike><pre id="ukutea"></pre></strike><noscript id="ukutea"><dir id="ukutea"></dir><tt id="ukutea"></tt></noscript><strong id="ukutea"><tfoot id="ukutea"></tfoot><select id="ukutea"></select></strong><th id="ukutea"><tt id="ukutea"></tt></th></font><th id="ukutea"><ins id="ukutea"><dir id="ukutea"></dir><strike id="ukutea"></strike><font id="ukutea"></font><dfn id="ukutea"></dfn><font id="ukutea"></font></ins><legend id="ukutea"><noframes id="ukutea">
                                    <font id="ukutea"></font><ul id="ukutea"><label id="ukutea"></label><b id="ukutea"></b><q id="ukutea"></q></ul><dfn id="ukutea"><span id="ukutea"></span><tr id="ukutea"></tr><label id="ukutea"></label><table id="ukutea"></table><i id="ukutea"></i></dfn><legend id="ukutea"><tfoot id="ukutea"></tfoot><dfn id="ukutea"></dfn><legend id="ukutea"></legend><th id="ukutea"></th></legend><pre id="ukutea"><fieldset id="ukutea"></fieldset><q id="ukutea"></q></pre><bdo id="ukutea"><div id="ukutea"></div><big id="ukutea"></big><legend id="ukutea"></legend></bdo>
                                  1. <i id="0b3dpy"><code id="0b3dpy"></code><blockquote id="0b3dpy"></blockquote><bdo id="0b3dpy"></bdo><optgroup id="0b3dpy"></optgroup></i><button id="0b3dpy"><th id="0b3dpy"></th><code id="0b3dpy"></code><dt id="0b3dpy"></dt><noframes id="0b3dpy">

                                            1. 南國七星彩|王的墮落

                                               ???? 這是南國七星彩的第108天流浪生活了,我在街上慢吞吞地遊蕩,很想找一點兒吃的,但又不盡我意!
                                                流浪了107天,挨過多少餓,受過多少苦,已經快淡忘了。我只想重新找一個依靠,希望可以告別現在這樣的日子。
                                                夜色籠罩著整個城市,前方的街道僅剩下微弱的路燈照明。我孤零零地走著,走了一會兒,終于遇到了一個人。他身強力壯,穿著灰色的短袖,黑色夏裝褲,臉上浮著微笑,拖著一雙拖鞋。他是顯得那麽不拘一格,卻又像是放蕩不羁。
                                                他看了看我的狼狽樣,說:“咋的?餓了吧?哈哈……”,說完准備繼續向前走去。可是他又回轉身來看了看我,“瘦肉蠻多的,跟我走吧!我會給你吃的。”
                                                我一言未發,饑餓支使著我的腳,我情不自禁地跟著他走著,雖然我還不相信我會有這麽好的運氣就碰到這麽好的人!在過去的107天裏,我見到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搶劫;有人明目張膽闖紅燈;還有人爬窗偷東西。夜晚,我睡在大街上,沒有人會理睬我,有的人看到了我還要繞道而行,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吧!
                                                一天晚上,街上比起以往不算太緊,雖然來往行人絡繹不絕,卻又十分寬松。在行人中,我看到一個穿白衣的女子匆匆忙忙,走上了斑馬線。也許是有急事,她無暇顧及街道上的車輛。她走至路中間,一輛疾速的小車奔馳而來,女子向車子一望,被燈光閃到了眼睛,腦子猶豫了片刻,愣住了。車子來不及刹車,將女子撞出去十幾米。頓時地上血流成河,車主見狀,知大事不妙,尚待發現的人還少,便溜之大吉了。
                                                街上的群衆像螞蟻似的,漸漸圍攏過來,像是在幫忙,卻無人報警,也沒有人呼叫救護車,更沒有人扶女子一把。原來都是在看熱鬧罷了!女子有自己嘶啞的聲音哀求著路人幫助她,可以路人們卻無動于衷。過了四五分鍾,才有一個工人從附近的高樓上跑下來,幫女子撥了120,並扶女子到路邊。可是卻有許多群衆勸那小夥子少管閑事,免得惹禍上身,這樣的聲音是從群衆發出來的?!
                                                我想幫那女子一把,可是卻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在一旁凝望。
                                                我擡頭再望前面走著的男子,他是那麽得善良,時而回頭看我是否跟上,又時而露出一臉笑容,我默默地跟在後面。許久,終于到了他家,他家算不上富麗堂皇,卻也可以算是達到了小康水平。他給了我食物和水,我總算吃飽喝足了。我以爲我會重新回到以前的溫暖生活。
                                                以前,我在家中享受著特好的待遇,吃飽喝足後,天天睡懶覺。可是世事難料,由于變故,家裏人有的病逝,有的落下家境貧寒的下場。而我也就只好自己出來闖蕩了。
                                                吃飽喝足了,當我正准備睡覺時,我聽見我的“恩人”在和一個女子談論什麽,談得很入神。我仔細一聽,只聽那女的說:“現在有一樁大買賣,我們卻無從下手啊,那看守的中年人真討人厭啊!”
                                                男子說:“聽說那看守的中年男子很喜歡喝酒吃肉,是真的麽?”
                                                “那倒不假!”
                                                “那還不簡單,我剛想到了好辦法!”男子的興奮道,“我剛帶回來一條狗,把它做成菜,再買些酒一起送與那男子,趁他疏忽的瞬間,你去把那東西偷來,怎麽樣?”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女的回應道。
                                                趁著他們在計劃著,我偷偷地溜出來了。我知道狗固有一死,但我厭惡被這樣地利用而成就壞蛋的陰謀!
                                                我繼續在街上逛著,街上的路燈依然微弱,夜色籠罩著城市,我邁著輕松的步伐義無反顧地走向了黑暗的夜色。
                                                如果有來世,我甯願再做一條忠義友好的狗,也不願做一個勾心鬥角、道德敗壞的人。
                                                ——後記
                                              

                                              王坐在宮殿裏,聽見殿外人民的歡呼聲,那張久經滄桑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一絲笑意。
                                              十年之前,王還是一個小小的刀筆小吏,在殘暴無度的將軍手下兢兢業業,以期換得兩鬥米來養活自己和年邁的父親。而現在,王手拿鑲嵌著99顆寶石的權杖,想到十年前的自己,心中不由得感慨。
                                              那日,將軍飲罷美酒,穿上戰衣,跨上寶馬揚長而去。回來之時手中提著十幾人頭。將軍把那些死人的頭與滴血的劍一齊摔到王的面前時,還尚帶醉意:“給南國七星彩記!吾斬殺敵軍首領,萬,萬人之中取那…那上將首級。”
                                              將軍摟著美姬,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然而十年之前的小吏,他拿筆的手卻在抑制不住地顫抖,因爲他的全身都在恐懼地顫抖著。他怎麽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血淋淋的人頭之中竟然也有自己父親的一個。
                                              最後他還是確認了,父親成爲慘死于將軍刀下的平民之一,成爲將軍邀功的籌碼中的一個。他的頭顱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血的腥氣,臉上的表情痛苦獰猙,死不瞑目。
                                              王對著父親的頭顱默默流淚,他恨,恨這個世界爲什麽連性命都朝不慮夕,恨自己太懦弱,連自己的親人都無法保護,恨那個昏庸的將軍,恨到咬牙切齒的程度。許久他才平靜下來,于是仇恨如野草一般在體內瘋狂蔓延。就在那日,王說:
                                              “這仇,遲早要來還。”
                                              仇恨使人成長。王雖然只是一個刀筆小吏,但他在官場的底層摸爬滾打,早已通宵厚黑之道,他知道如何去籠絡人,控制人以及借他人之手做掉妨礙自己的人。他在旁人看來仗義疏財,和那些窮苦出身的軍人打成一片。最後,他們密謀一個雨夜起義。
                                              起義最終成功了。王站在將軍的面前,冷眼看著將軍跪地求饒,涕泗橫流。他覺得心煩,便拿起那把曾經沾染了父親之血的劍,殺掉了將軍。那顆頭顱在地上滾了兩圈,停下了,血仍然汩汩地流著。那顆頭顱和當年的死人頭顱一般的醜陋。
                                              于是王被衆人推舉爲首領。他明明僅想爲自己的父親報仇,卻稀裏糊塗地當上起義軍的首領。他低著頭看自己手上的血,突兀的紅色卻充滿美感,使手看起來更加蒼白。他喜歡這種對比強烈的沖突,在一瞬間同樣喜歡上殺人的快感。
                                              起義的衆人平分了將軍的美酒、寶馬和女人,還有成箱的金子和滿倉的糧食。窮人們把糧食分給同樣的窮人,把金子留了下來,酒和女人也被大家哄搶。動亂的年代,可以享受的都將歸爲戰利品。
                                              所以得到享受的大家都對王感恩戴德,他的神勇傳遍了這一片多災多難的土地。可是王愈發沉默。他的軍隊卻猶如神助,橫掃千軍。隨著軍隊的壯大,土地的擴張,王的權利急速膨脹。于是他很快嘗到了權力的好處,這是一種比吃得飽、穿得暖、有錢花和女人更能讓人上瘾的享受,因爲人總有無限的支配欲。
                                              王爲此越陷越深,只是還沒有表現出來。他的軍隊仍然是仁義之師,他仍然是代表自由和公正的救世主。
                                              而十年後的現在,王勝利了,他兌現了當年的諾言,雖然他早已忘了,他起義的原因,僅僅是爲了將軍殺了他的父親,僅僅是他想追求生活在一個沒有權利的暴力壓迫的時代裏。
                                              人容易在仇恨中迷失自己,也容易在權利中迷失自己。
                                              既然登上王位的目的已不純粹,王也就會成爲另一個暴君。曆史的規律無法改變,哪怕是在萬萬人之上的王,也只是這只看不見的巨手中的棋子。
                                              一代一代的君王推翻前一任的政權,又建立自己所謂的新的政權,成爲新的暴君和獨裁者。于是暴君推翻自己,又自立爲王,同時失敗同時勝利。
                                              然而現在,王在人民的歡呼聲中斂了笑意,心裏盤算著爲了掌權該如何去殺掉那些曾經稱兄道弟的功將們。

                                               ???? 這是南國七星彩的第108天流浪生活了,我在街上慢吞吞地遊蕩,很想找一點兒吃的,但又不盡我意!
                                                流浪了107天,挨過多少餓,受過多少苦,已經快淡忘了。我只想重新找一個依靠,希望可以告別現在這樣的日子。
                                                夜色籠罩著整個城市,前方的街道僅剩下微弱的路燈照明。我孤零零地走著,走了一會兒,終于遇到了一個人。他身強力壯,穿著灰色的短袖,黑色夏裝褲,臉上浮著微笑,拖著一雙拖鞋。他是顯得那麽不拘一格,卻又像是放蕩不羁。
                                                他看了看我的狼狽樣,說:“咋的?餓了吧?哈哈……”,說完准備繼續向前走去。可是他又回轉身來看了看我,“瘦肉蠻多的,跟我走吧!我會給你吃的。”
                                                我一言未發,饑餓支使著我的腳,我情不自禁地跟著他走著,雖然我還不相信我會有這麽好的運氣就碰到這麽好的人!在過去的107天裏,我見到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搶劫;有人明目張膽闖紅燈;還有人爬窗偷東西。夜晚,我睡在大街上,沒有人會理睬我,有的人看到了我還要繞道而行,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吧!
                                                一天晚上,街上比起以往不算太緊,雖然來往行人絡繹不絕,卻又十分寬松。在行人中,我看到一個穿白衣的女子匆匆忙忙,走上了斑馬線。也許是有急事,她無暇顧及街道上的車輛。她走至路中間,一輛疾速的小車奔馳而來,女子向車子一望,被燈光閃到了眼睛,腦子猶豫了片刻,愣住了。車子來不及刹車,將女子撞出去十幾米。頓時地上血流成河,車主見狀,知大事不妙,尚待發現的人還少,便溜之大吉了。
                                                街上的群衆像螞蟻似的,漸漸圍攏過來,像是在幫忙,卻無人報警,也沒有人呼叫救護車,更沒有人扶女子一把。原來都是在看熱鬧罷了!女子有自己嘶啞的聲音哀求著路人幫助她,可以路人們卻無動于衷。過了四五分鍾,才有一個工人從附近的高樓上跑下來,幫女子撥了120,並扶女子到路邊。可是卻有許多群衆勸那小夥子少管閑事,免得惹禍上身,這樣的聲音是從群衆發出來的?!
                                                我想幫那女子一把,可是卻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在一旁凝望。
                                                我擡頭再望前面走著的男子,他是那麽得善良,時而回頭看我是否跟上,又時而露出一臉笑容,我默默地跟在後面。許久,終于到了他家,他家算不上富麗堂皇,卻也可以算是達到了小康水平。他給了我食物和水,我總算吃飽喝足了。我以爲我會重新回到以前的溫暖生活。
                                                以前,我在家中享受著特好的待遇,吃飽喝足後,天天睡懶覺。可是世事難料,由于變故,家裏人有的病逝,有的落下家境貧寒的下場。而我也就只好自己出來闖蕩了。
                                                吃飽喝足了,當我正准備睡覺時,我聽見我的“恩人”在和一個女子談論什麽,談得很入神。我仔細一聽,只聽那女的說:“現在有一樁大買賣,我們卻無從下手啊,那看守的中年人真討人厭啊!”
                                                男子說:“聽說那看守的中年男子很喜歡喝酒吃肉,是真的麽?”
                                                “那倒不假!”
                                                “那還不簡單,我剛想到了好辦法!”男子的興奮道,“我剛帶回來一條狗,把它做成菜,再買些酒一起送與那男子,趁他疏忽的瞬間,你去把那東西偷來,怎麽樣?”
                                                “這的確是個好辦法!”女的回應道。
                                                趁著他們在計劃著,我偷偷地溜出來了。我知道狗固有一死,但我厭惡被這樣地利用而成就壞蛋的陰謀!
                                                我繼續在街上逛著,街上的路燈依然微弱,夜色籠罩著城市,我邁著輕松的步伐義無反顧地走向了黑暗的夜色。
                                                如果有來世,我甯願再做一條忠義友好的狗,也不願做一個勾心鬥角、道德敗壞的人。
                                                ——後記
                                              

                                              王坐在宮殿裏,聽見殿外人民的歡呼聲,那張久經滄桑的臉上終于浮現出一絲笑意。
                                              十年之前,王還是一個小小的刀筆小吏,在殘暴無度的將軍手下兢兢業業,以期換得兩鬥米來養活自己和年邁的父親。而現在,王手拿鑲嵌著99顆寶石的權杖,想到十年前的自己,心中不由得感慨。
                                              那日,將軍飲罷美酒,穿上戰衣,跨上寶馬揚長而去。回來之時手中提著十幾人頭。將軍把那些死人的頭與滴血的劍一齊摔到王的面前時,還尚帶醉意:“給南國七星彩記!吾斬殺敵軍首領,萬,萬人之中取那…那上將首級。”
                                              將軍摟著美姬,跌跌撞撞地往外走。
                                              然而十年之前的小吏,他拿筆的手卻在抑制不住地顫抖,因爲他的全身都在恐懼地顫抖著。他怎麽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些血淋淋的人頭之中竟然也有自己父親的一個。
                                              最後他還是確認了,父親成爲慘死于將軍刀下的平民之一,成爲將軍邀功的籌碼中的一個。他的頭顱散發出令人作嘔的血的腥氣,臉上的表情痛苦獰猙,死不瞑目。
                                              王對著父親的頭顱默默流淚,他恨,恨這個世界爲什麽連性命都朝不慮夕,恨自己太懦弱,連自己的親人都無法保護,恨那個昏庸的將軍,恨到咬牙切齒的程度。許久他才平靜下來,于是仇恨如野草一般在體內瘋狂蔓延。就在那日,王說:
                                              “這仇,遲早要來還。”
                                              仇恨使人成長。王雖然只是一個刀筆小吏,但他在官場的底層摸爬滾打,早已通宵厚黑之道,他知道如何去籠絡人,控制人以及借他人之手做掉妨礙自己的人。他在旁人看來仗義疏財,和那些窮苦出身的軍人打成一片。最後,他們密謀一個雨夜起義。
                                              起義最終成功了。王站在將軍的面前,冷眼看著將軍跪地求饒,涕泗橫流。他覺得心煩,便拿起那把曾經沾染了父親之血的劍,殺掉了將軍。那顆頭顱在地上滾了兩圈,停下了,血仍然汩汩地流著。那顆頭顱和當年的死人頭顱一般的醜陋。
                                              于是王被衆人推舉爲首領。他明明僅想爲自己的父親報仇,卻稀裏糊塗地當上起義軍的首領。他低著頭看自己手上的血,突兀的紅色卻充滿美感,使手看起來更加蒼白。他喜歡這種對比強烈的沖突,在一瞬間同樣喜歡上殺人的快感。
                                              起義的衆人平分了將軍的美酒、寶馬和女人,還有成箱的金子和滿倉的糧食。窮人們把糧食分給同樣的窮人,把金子留了下來,酒和女人也被大家哄搶。動亂的年代,可以享受的都將歸爲戰利品。
                                              所以得到享受的大家都對王感恩戴德,他的神勇傳遍了這一片多災多難的土地。可是王愈發沉默。他的軍隊卻猶如神助,橫掃千軍。隨著軍隊的壯大,土地的擴張,王的權利急速膨脹。于是他很快嘗到了權力的好處,這是一種比吃得飽、穿得暖、有錢花和女人更能讓人上瘾的享受,因爲人總有無限的支配欲。
                                              王爲此越陷越深,只是還沒有表現出來。他的軍隊仍然是仁義之師,他仍然是代表自由和公正的救世主。
                                              而十年後的現在,王勝利了,他兌現了當年的諾言,雖然他早已忘了,他起義的原因,僅僅是爲了將軍殺了他的父親,僅僅是他想追求生活在一個沒有權利的暴力壓迫的時代裏。
                                              人容易在仇恨中迷失自己,也容易在權利中迷失自己。
                                              既然登上王位的目的已不純粹,王也就會成爲另一個暴君。曆史的規律無法改變,哪怕是在萬萬人之上的王,也只是這只看不見的巨手中的棋子。
                                              一代一代的君王推翻前一任的政權,又建立自己所謂的新的政權,成爲新的暴君和獨裁者。于是暴君推翻自己,又自立爲王,同時失敗同時勝利。
                                              然而現在,王在人民的歡呼聲中斂了笑意,心裏盤算著爲了掌權該如何去殺掉那些曾經稱兄道弟的功將們。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