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goik2u"><big id="goik2u"></big><form id="goik2u"></form></em><dl id="goik2u"><legend id="goik2u"></legend></dl><button id="goik2u"><fieldset id="goik2u"></fieldset><form id="goik2u"></form><button id="goik2u"></button><th id="goik2u"></th><blockquote id="goik2u"></blockquote></button><strong id="goik2u"></strong><font id="goik2u"></font><big id="goik2u"></big>
      <table id="zzdxxv"></table><big id="zzdxxv"></big><ins id="zzdxxv"></ins>
            <table id="9v578x"><bdo id="9v578x"></bdo><q id="9v578x"></q><ins id="9v578x"></ins><ins id="9v578x"></ins></table><dt id="9v578x"><center id="9v578x"></center></dt><form id="9v578x"><thead id="9v578x"></thead></form>
                      <fieldset id="9v578x"><tfoot id="9v578x"></tfoot></fieldset>

                        手機遊戲廳,故鄉的榕樹

                          黃昏時分,日落西頭,太陽隱沒在水天相接處,天空抹去了最後一瞥霞光,暗黑色吞噬了整片天地,繁星隱約浮現在薄雲中,夜的帷幕悄然拉開。

                          吃過晚飯後,手機遊戲廳獨自漫步在鋼筋水泥築起的市區街道上。都市的夜晚,似乎比白天更熱鬧,道路上車水馬龍,圍泄不通,汽車喇叭時不時“叭,叭”地響個不停。各家各戶的商店門前燈火闌珊,街道上甚是人群湧動。沉默了一天的都市一下子變得繁榮起來,爆炸的重金屬一片泛濫,時不時夾雜著路過的紅男綠女的嬉笑叽喳聲,附和著小販們的叫賣聲、客人的討價還價聲,彙成一首喧囂的都市小夜曲。吵雜的街道,擁擠的人群,閃動的霓虹燈,促使我逃離這裏。我低著頭一路小跑,直至感覺到那條街道距離我愈來愈遠。不知過了多久,我來到了一棵高大的榕樹下,踏著滿地的落葉,迎著清爽的風,我憶起了故鄉的那一棵榕樹,思緒飄飛到了那無數個熟悉的故鄉的夜。

                          夜,朦胧著。月亮爬上了天空,皎潔的月光柔柔的包裹住了村子的每一個角落。村東頭的那棵榕樹底下永遠是那麽的熱鬧。每當夜幕降臨,鄉裏的那些婆娘們總是准時地端著飯碗聚在一起,來到茂密的樹蔭下開“八卦大會”。她們討論的話題總是那些亂七八糟的新聞,什麽誰誰家的阿貓阿狗生了幾窩崽子,誰誰家的阿三阿四在哪發達了,等等諸如此類的無聊閑話,抑或滿足一下自己的虛榮。這不,那喜愛炫耀的崔嬸又來了,只見她被一群三姑六婆簇擁著,蠕動著肥厚的嘴唇,又開始發表她的長篇大論了,徐徐道來:“姐妹們,看見了嗎?我手上戴著的正是“賈的”限量版玉镯,這名牌貨嘛,可真是好料子啊,摔不破、砸不爛,真真的固若金湯啊。”啧啧,瞧,那個得意的模樣,惹得東街的杜大娘眼紅得冒青光了,撇了撇嘴,無頭無腦地冒出這樣一句話:“哈哈,原來是假貨啊。”崔嬸一聽這話,立即火大了,轉身面對著杜大娘,粗暴地捋起袖子,挑著食指戳了戳杜大娘的肩膀,大氣咧咧地叫著:“你說什麽,有本事你再說一次。”杜大娘本身就不滿崔嬸一臉的傲氣的樣子,于是,就隨著嫉妒心,叫囂起來了:“我說的就是假貨,你能把我怎樣了。”說時遲那時快,崔嬸不知何時已楸著杜大娘的頭發,二人火熱地打了起來。突然,“啪”的一聲,崔嬸那只所謂的“名牌”手镯斷開兩截,華麗麗地趴在了地下。一只不知從何處來的野狗,繞著斷镯轉了轉,而後,銜著斷镯,大搖大擺地消失在衆人面前。緩久,一個小屁孩喊了句:“崔嬸的破镯。”衆人見狀,紛紛哈哈大笑著散開而去。不一會,榕樹底下又恢複了一片甯靜。

                          夜晚的榕樹底下,也是我和小夥伴們的娛樂場所。我和夥伴們常常圍繞著粗大的樹幹追追打打,或在樹墩旁玩過家家,或隱匿在樹上捉迷藏。記得某月某日的一個晚上,我與小夥伴們在榕樹底下玩捉迷藏,爲了躲避他們的搜查,我施展了我的猴子躥樹功夫,三下除以五地爬上了樹幹。我趴在樹幹上察看著夥伴們的動勢,看著他們焦頭爛額地尋我,心中浮起一絲快感。然而,時間如白駒過隙,一點一滴地溜走,我不知不覺地在樹上睡著了。第二天,家人找到了我,狠狠的斥責了我一番,但最爲使我震懾的是奶奶講的那個恐怖的故事。話說:很多年前,一個流浪漢無處可睡。于是,他爬到一棵榕樹上睡覺,千年蛇妖破樹而出,一口吃了流浪漢。聽奶奶講完這個故事,自此,我再也不敢夜間躥樹了。

                          前日,家鄉來電。叔叔在電話那頭說,爲了建設新農村,政府出資出力,開墾土地,建設大型娛樂場所,周遭幾十裏的樹木,無論粗壯,一一砍光,用作征地。聽了這番談話,我心中躍過一絲哀感。

                          今晚,同是一度月圓,同是站在一棵榕樹底下,我仰起頭,望向星空,對著故鄉的方向呐喊:“家鄉的榕樹,你可還在嗎?”

                         前日,與哥們幾個前往紹興第一山——香爐峰。

                          乘坐公交車,到達禹陵路口下車,仰望山上,可以望見峰頂上的思遠塔及觀音殿等建築群。雲蒸霞蔚,渺茫只能見個大概。

                          穿過大門口,我們一路逛將。從這裏到香爐山有一段距離,一路上花香翠樹,倒也神閑自得。本有上山的觀覽車,但我們最終都決定走路上去。

                          大約過得半個過小時,到得距香爐峰腳下的爐峰禅寺建築群不遠,可見左邊有一簇古建築,更有一座在江南各處名山都極少見的寬大廣闊的八面高塔,于是我開始慫恿哥們去那邊看看。後來發現這也許是一個不雅的選擇。

                          過得幾分鍾,終于到得上山的大門口,在進得爐峰禅寺的大門前,有一段距離,兩邊都是賣物品的商店及小食館,更能聞得一股臭豆腐的味道。

                          在大路左邊有一停車場,本來這裏是沒有通往左邊那些建築群的路的,但也許就是以前像我一樣稀奇的遊客爲我們開了一個方便,我們從一被踏出小路的草叢過去。到得近處一看,才發現這是會稽山天福園。但並不知因果,走了進去。

                          走近一看,四處一片淒清,只有幾個花圈靠在牆腳。所以,揚立刻叫喊這是一座陵園,但已經來了就不好再踏出。只好往正中的路走去,到得大殿,擡頭一看,寫道“地藏殿”,往裏一探,殿中祭奉的正是地藏王菩薩,而看起來裝束反倒頗似唐僧。兩側門聯寫道“衆生渡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還有一副是“不爲自己求安樂,但願衆生得離苦”。我們進殿心誠禱拜,方出殿來。往回廊左邊走,大概是想去看下塔,但卻見到塔的右側是一片墓林,興味索然,桦到得塔周轉了一轉,而我與揚在回廊上等。

                          不久,我們一起出去,在門口見到又有無知不知情的遊客闖將進來,本想制止,但轉眼一想,就當他們是前來拜見地藏王菩薩的了也無不可。

                          出得園外,又往草叢上踏出的路上來,而園門是直將出來的,地勢類低,通往大路右側,這是有原因的。我也是到下山才了解的,而通往爐峰禅寺的大門口的大路會與從天福園出來的路交叉,但大路在上,交叉處是一座橋,名號忘矣。

                          到得爐峰禅寺大門,從左邊進去。大門有兩處,左右各一邊。中間是一座較寬廣極高的九龍壁。九龍壁上書“越中佛國”,進門,左門上寫“七寶琳地”,右門上寫“淨勝妙處”。我們從放生池右側繞過,見得池中金魚遊來遊去,瞻仰片刻,心生羨慕,都說魚兒反得自由,而人一生中卻是忙忙碌碌而不得片刻之休息暇余。走上台階,看到爐峰禅寺的一個殿閣,恰逢寺中修工,不便進得,故只在門口敬慕一番,從殿左繞過。爐峰禅寺是一片龐大寬闊的建築群,至今雖得遊曆,但已不能記得一清二楚。印象最深的是大雄寶殿,觀音殿等。特別是大雄寶殿的釋迦摩尼佛像,高足十幾米,氣勢磅礴,令人敬仰,兩側是普賢與文殊兩位菩薩,其余壁上畫的大概是各諸羅漢。

                          出得寶殿,兩側是各式各樣的佛廟,大約有天王殿,三聖殿等的,已然不大記得。

                          我們順得左邊的路上山而去,也許從這才真算得是登山。山路陡峭,兩旁翠木蔥郁,風光不錯。山據說是354米,然而蜿蜒而上,又增得不少距離,而石階好像是1508級,所以要一鼓作氣攀登起來也不大容易。因此一路三歇五停的,也不知到得幾點才算是攀至山頂。經過思遠塔,南天竺牌匾,“般若波羅密多心經”摩崖等,又過去數步就是峰的最高點的建築群了,大約是觀音殿和三聖宮等的。短暫休息,過得響午,在山頂素面館吃了一碗福壽面,就下得山來。

                          一路,比得上山來可謂輕松多了。說說笑笑,轉眼不久,到達山腳。又經過爐峰禅寺,往右邊望,見滿山是一片墓林。只因每座墓前種的一棵小樹,故初始竟是被忽悠過去了,但也知道爲何天福園門口不經大路,而從橋下通過右邊通往上山的路的妙處。

                          手機遊戲廳們去時是早上八九點,陽光熙和,而回來時已是下午兩三點,而且還下的小雨。 

                        延伸閱讀:

                        上一篇:丈夫因口角將人紮死 妻子幫助清洗刀具獲刑

                        下一篇:返回列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