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dress id="whi6i4"><big id="whi6i4"></big><th id="whi6i4"></th></address><strong id="whi6i4"><select id="whi6i4"></select></strong><small id="whi6i4"><button id="whi6i4"></button></small>
                    <big id="whi6i4"><sup id="whi6i4"></sup></big>
                  1. <ol id="uah280"><abbr id="uah280"></abbr><table id="uah280"></table></ol><ins id="uah280"><del id="uah280"></del><select id="uah280"></select></ins><ul id="uah280"><dd id="uah280"></dd><address id="uah280"></address><option id="uah280"></option></ul><dd id="uah280"><small id="uah280"></small><legend id="uah280"></legend><dir id="uah280"></dir></dd>

                  2. 惠仲網投,初夏

                    她頭發上跳躍著陽光,散發出一股幹燥蓬松的味道。一只手輕輕撫過惠仲網投光潔的額頭。喚道:「初夏,初夏」
                    九歲的午後,她從破舊的家裏領走我,身後是父母陌生不舍的視線,我以爲他們會在最後的時候拉開她說:「初夏初夏,我們回家。」可她一路順利的牽走了我,踏過一路崎岖。她生的極美,可惜嗓音卻異常沙啞。
                    我咬著牙,狠狠地說:「如若不是你,我又怎麽會離開?」
                    她淡淡笑起來:「初夏要恨就恨吧。」
                    其實那時我就知道,如若不是她,牽我走的會是那面目猙獰的人販子,換我的錢會拿來養活尚幼的弟弟。
                    「爲什麽選我?」我以爲她會選擇最好看的丫頭,而不是髒兮兮,一臉頑劣的我。
                    「初夏,你知道麽?」她褪去笑容,「你有最好聽的聲音。」
                    我冷哼一聲,側過臉去。
                    我不願看她的淚水。
                    像水珠似的。
                    會落在地上。
                    不是疼了或是難過的悲傷,而是一種深深的絕望。殃及著我的呼吸都困難起來。


                    她好像很有些錢,我第一次坐上了馬車,我抓住窗沿和顛簸做鬥爭,她安安靜靜的坐在最角落,一言不發。我偷偷瞄她,看到她睫毛一顫,嚇得我趕緊回轉頭。
                    過了很一會兒,她開口到:「初夏我們到了」
                    我沒回頭看她,跳下馬車,躊躇著立在馬車邊上,她踏著小木凳,緩緩移下馬車,伸手,眉眼帶笑。
                    「初夏初夏,我們回家。」


                    我擡起頭,看這兵荒馬亂裏一方異常甯靜的小院。「曲坊」我輕聲念。「初夏識字?」她刮我的鼻子。
                    我扭過頭,沒說話,這個怪人,她分明是在我偷學時候,把我從私塾牆外抱下,輕聲問我:「這是誰家的調皮小姑娘?」
                    進了院落,看見一個方方的院子,正中的石桌邊坐著一個小姑娘,抱著琵琶。
                    「清秋,快來。」她招招手,小女孩驚喜的跑來,笑著應道「陳歌」
                    她攔過我,又摸摸清秋的頭。
                    「清秋,這是初夏」
                    竟有一種家庭和睦的感覺。
                    「喲喲,這是誰?」
                    刹那,我驚恐的逃脫她手腕,四處尋找發聲地。
                    有人從樹桠一躍而下,高高的束起的頭發在風中搖擺,利落的身姿晃花了我的眼。
                    「我叫朔。」

                    「初夏初夏,快過來撿桂花!」
                    我應了一聲,連忙走過去蹲下。
                    「清秋,爲什麽撿這麽多花?」
                    清秋噓了一下,輕輕說「陳歌最近咳嗽的厲害,朔說桂花泡茶可以壓一下」
                    朔?我晃頭,原來已經10年了。19歲的初夏,是遠近聞名的調音師,如同19歲的清秋一手好琵琶名揚天下。

                    一向平靜的夜,我在屋頂偶遇上一向來無影去無蹤的朔
                    「你恨陳歌麽?」
                    朔低著頭,好像咬著牙,「她毀了我的國。可她,看看她得到了什麽,再也不能唱歌,當年一曲《離殇》堪堪是絕唱。」
                    「那清秋?」
                    朔的側臉猙獰,「她就快是亡國的公主。」


                    清秋嚇得打翻了剛晾曬好的桂花,眼睛瞪大。
                    「你說什麽」
                    「我是啓國的王。」
                    陳歌一言不發。
                    我輕扯她衣袖。
                    她終于擡起頭。
                    「走。」
                    朔的表情捉摸不透。他有些艱難的問道:「你就沒後悔過?」
                    陳歌笑笑:「我不改」
                    朔的表情幾乎是一瞬間歸正卻幾乎是踉跄著沖出了院門。
                    「清秋?」她問的輕輕的。
                    清秋低著頭,沒說話。
                    靜的可怕。
                    「我想靜靜,你們先回屋。」她有些痛苦的看著清秋,卻說「初夏,聽話。」
                    我拉著清秋離開,聽陳歌的嗚咽響起。
                    我們一直以爲,什麽時候她想開了,會大哭一場。誰知當我們以爲什麽時候不會再來時。她崩潰下去。
                    一聲輕響,飒飒桂花。
                    我和清秋奔回到院子,看她倒在桂花上。
                    手裏一把匕首,灼灼閃著光。
                    陳歌最美的時候,我和清秋都不在。
                    她是怎樣,用那把匕首,一點一點消逝掉她堆積的熱情。
                    我一直以爲那天撕心裂肺的哭聲是清秋的,清秋說,是你。


                    朔的國,亡了陳歌曾經死死救贖的國。清秋卻消失在那場戰役裏。紅的衣,慘白的臉色,她緊緊抱著陳歌做給她的琵琶,血泱泱的流。我站在她身邊,手裏沾血的匕首帶著淡淡桂花香。清秋抓住我的衣角,留下一片觸目驚心的血印。一字一句,「初夏,帶我回家。」

                    我踏過一具具屍體,走到我以爲的中央,我立在那裏,四面都是冷冽的箭光。朔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裏傳過來「爲什麽叛我?」
                    我笑開陳歌說,初夏負所有人,不負她。
                    一支箭穿刺過來,斷了我的話,朔的話,輕的快聽不見。
                    「初夏,陳歌讓我帶你回家。」
                    我記得我點了頭,
                    陽春三月,日光傾灑,她伸出纖細的手,說:「初夏初夏,我們回家」
                    如果時節尚好,清秋的桂花該晾曬好了,陳歌的泡茶手藝,天下獨一。
                    我倒下去,沙塵濺起。
                    那是我第一次,
                    感到那麽絕望的悲傷。

                     鄉村的人們喜歡在門前種一些蘋果樹、柳樹、梨樹、柿子樹——還喜歡在屋旁種一些花,如:雞冠花、報春花、蝴蝶花、月季花等。有一些燕子還在他們的屋檐下築巢,可鄉村的人們並沒有下“逐客令”,而讓他們在這裏繁衍生息。院子裏還養雞養鴨。
                      春天的顔色使五彩缤紛的:太陽是紅燦燦的,天空是湛藍的樹梢是嫩綠的,迎春花是嬌黃的……難怪詩人愛吟詠春天,畫家愛描繪春天,因爲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一切色彩的總彙。
                      春天,第一個蘇醒的是小花,它踮起腳尖去尋找春天,因爲它太渴望春天早些來到,可它卻不知自己就是春天的影子。
                      初春的清晨,濕潤潤的風輕輕地掃著,從玻璃窗外穿了進來,微微地拂著一切,又悄悄地走了。淡白天光,也占據著每個角落,給房屋塗上了一層夢幻的白色。雄雞報曉,人們紛紛起來去散步,人們看到小花看了,小草綠了,知道了春天的腳步。
                      柳樹姑娘也在小花的吵鬧中蘇醒了,柳樹姑娘伸了伸懶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發。柳樹身上的小傘兵------柳絮,也紛紛帶著自己的小降落傘到各地去探險。有的落在人們的臉上,毛茸茸的;有的落在花叢中,聞著花香;有的落在屋頂上,欣賞著這美不勝收的風景。花叢中又傳來了喧嘩聲,哦原來它們在爭奇鬥豔地比美呢!怪不得每朵花都開得哪麽爛漫多姿,那麽绮麗,就連春燕也歸巢了。動物們看見燕子飛向天空,翅膀上裹著白雲;它們看見垂柳披上了長發,如霧如煙;它們看見一群孩子來到河邊;水底立刻浮起一朵朵紅蓮,他們捧起水,水,像抖落的一片片花瓣;它們看見村莊上空,很早,就袅袅升起來炊煙,它們也看見了欣欣向榮的春天!
                      春天像童話中的仙女,所到之處,萬物複蘇,樹木抽枝發芽,鮮花張開笑臉,大地披上了綠色的新裝,我愛鄉村的春天。同時,我也啊夏天,愛綠色的夏天,愛萬物蓬勃的夏天,愛蘊含著巨大力量的夏天,愛樸實、真誠的夏天。
                      夏天,赤日炎炎,所有人都到樹蔭下去乘涼,有一些孩子去河邊玩耍。小河真美!清澈,碧綠,恬靜,令人神往。遠看它是那樣綠,綠得像一條翡翠色的綢帶;近看它是那樣清,清得可以看見河底那遊動的魚群。微風吹過,河水泛起碎銀子似的粼粼波光。
                      黃昏,夕陽灑在河水上的光,像是許多金針銀線,隨著水波晃動著。
                      靜谧的夜多麽富有詩情畫意,仿佛沉浸在銀色的月光之中,烘托出一片溫暖。那彎彎的月牙倒映在清澈透明的小河上,是那樣的美麗,又是那樣溫柔。此時的小河更顯得迷人。
                      秋季,大地裹上了金黃色的外套,秋風瑟瑟,習習的秋風迎面吹來。
                      秋天是豐收的季節,是金色的季節。
                      秋天來到,人們開始忙碌起來。有些頑皮的孩子們還在大人們收起來的谷堆中玩耍。
                      遠處的果樹也熟透了,各自去摘果子。柿子樹上的柿子,黃澄澄的,遠遠望去,像一個個金黃色的燈籠挂在樹枝上,可愛極了!還有蘋果、梨、杏都熟透了!極目遠眺,這時的鄉村像一個金黃色的花園,襯托著五彩缤紛的世界。
                      人們在一天之中都沉浸在忙碌的豐收活動之中。
                      寒冬臘月,大地銀裝素裹,又換了件銀外套,人們迎來了最寒冷的冬天。
                      冬天帶來的寒氣遍布了每個角落,就是晴朗無風的時候,天也是幹冷幹冷的。
                      連下了幾天幾夜的雪把小河凍住,河面上結了一層冰,遠遠望去,似乎望不到邊際。一切都成爲了白皚皚的一片。人們縮緊身子,裹好棉衣,頂著寒風在路上走著。
                      雪精靈在人們上空飛舞著,凜冽的寒風呼呼地伴隨著雪精靈。不過這可以給孩子們提供了很好的“遊樂場所”,如:堆雪人、打雪仗等。有一些還在在堆雪人玩,各式各樣的小雪人,笑的、傷心的、哭的;可愛、美麗、幽默;這麽多,這麽好玩,這麽白!個個都挺著個大肚子,仿佛在歡迎人們來到它們的“雪人國”!
                      無論春、夏、秋、冬,都給人們帶來了歡樂,爲原本就美麗的鄉村裝點得更加迷人!
                      惠仲網投愛鄉村的美!

                    她頭發上跳躍著陽光,散發出一股幹燥蓬松的味道。一只手輕輕撫過惠仲網投光潔的額頭。喚道:「初夏,初夏」
                    九歲的午後,她從破舊的家裏領走我,身後是父母陌生不舍的視線,我以爲他們會在最後的時候拉開她說:「初夏初夏,我們回家。」可她一路順利的牽走了我,踏過一路崎岖。她生的極美,可惜嗓音卻異常沙啞。
                    我咬著牙,狠狠地說:「如若不是你,我又怎麽會離開?」
                    她淡淡笑起來:「初夏要恨就恨吧。」
                    其實那時我就知道,如若不是她,牽我走的會是那面目猙獰的人販子,換我的錢會拿來養活尚幼的弟弟。
                    「爲什麽選我?」我以爲她會選擇最好看的丫頭,而不是髒兮兮,一臉頑劣的我。
                    「初夏,你知道麽?」她褪去笑容,「你有最好聽的聲音。」
                    我冷哼一聲,側過臉去。
                    我不願看她的淚水。
                    像水珠似的。
                    會落在地上。
                    不是疼了或是難過的悲傷,而是一種深深的絕望。殃及著我的呼吸都困難起來。


                    她好像很有些錢,我第一次坐上了馬車,我抓住窗沿和顛簸做鬥爭,她安安靜靜的坐在最角落,一言不發。我偷偷瞄她,看到她睫毛一顫,嚇得我趕緊回轉頭。
                    過了很一會兒,她開口到:「初夏我們到了」
                    我沒回頭看她,跳下馬車,躊躇著立在馬車邊上,她踏著小木凳,緩緩移下馬車,伸手,眉眼帶笑。
                    「初夏初夏,我們回家。」


                    我擡起頭,看這兵荒馬亂裏一方異常甯靜的小院。「曲坊」我輕聲念。「初夏識字?」她刮我的鼻子。
                    我扭過頭,沒說話,這個怪人,她分明是在我偷學時候,把我從私塾牆外抱下,輕聲問我:「這是誰家的調皮小姑娘?」
                    進了院落,看見一個方方的院子,正中的石桌邊坐著一個小姑娘,抱著琵琶。
                    「清秋,快來。」她招招手,小女孩驚喜的跑來,笑著應道「陳歌」
                    她攔過我,又摸摸清秋的頭。
                    「清秋,這是初夏」
                    竟有一種家庭和睦的感覺。
                    「喲喲,這是誰?」
                    刹那,我驚恐的逃脫她手腕,四處尋找發聲地。
                    有人從樹桠一躍而下,高高的束起的頭發在風中搖擺,利落的身姿晃花了我的眼。
                    「我叫朔。」

                    「初夏初夏,快過來撿桂花!」
                    我應了一聲,連忙走過去蹲下。
                    「清秋,爲什麽撿這麽多花?」
                    清秋噓了一下,輕輕說「陳歌最近咳嗽的厲害,朔說桂花泡茶可以壓一下」
                    朔?我晃頭,原來已經10年了。19歲的初夏,是遠近聞名的調音師,如同19歲的清秋一手好琵琶名揚天下。

                    一向平靜的夜,我在屋頂偶遇上一向來無影去無蹤的朔
                    「你恨陳歌麽?」
                    朔低著頭,好像咬著牙,「她毀了我的國。可她,看看她得到了什麽,再也不能唱歌,當年一曲《離殇》堪堪是絕唱。」
                    「那清秋?」
                    朔的側臉猙獰,「她就快是亡國的公主。」


                    清秋嚇得打翻了剛晾曬好的桂花,眼睛瞪大。
                    「你說什麽」
                    「我是啓國的王。」
                    陳歌一言不發。
                    我輕扯她衣袖。
                    她終于擡起頭。
                    「走。」
                    朔的表情捉摸不透。他有些艱難的問道:「你就沒後悔過?」
                    陳歌笑笑:「我不改」
                    朔的表情幾乎是一瞬間歸正卻幾乎是踉跄著沖出了院門。
                    「清秋?」她問的輕輕的。
                    清秋低著頭,沒說話。
                    靜的可怕。
                    「我想靜靜,你們先回屋。」她有些痛苦的看著清秋,卻說「初夏,聽話。」
                    我拉著清秋離開,聽陳歌的嗚咽響起。
                    我們一直以爲,什麽時候她想開了,會大哭一場。誰知當我們以爲什麽時候不會再來時。她崩潰下去。
                    一聲輕響,飒飒桂花。
                    我和清秋奔回到院子,看她倒在桂花上。
                    手裏一把匕首,灼灼閃著光。
                    陳歌最美的時候,我和清秋都不在。
                    她是怎樣,用那把匕首,一點一點消逝掉她堆積的熱情。
                    我一直以爲那天撕心裂肺的哭聲是清秋的,清秋說,是你。


                    朔的國,亡了陳歌曾經死死救贖的國。清秋卻消失在那場戰役裏。紅的衣,慘白的臉色,她緊緊抱著陳歌做給她的琵琶,血泱泱的流。我站在她身邊,手裏沾血的匕首帶著淡淡桂花香。清秋抓住我的衣角,留下一片觸目驚心的血印。一字一句,「初夏,帶我回家。」

                    我踏過一具具屍體,走到我以爲的中央,我立在那裏,四面都是冷冽的箭光。朔的聲音不知道從哪裏傳過來「爲什麽叛我?」
                    我笑開陳歌說,初夏負所有人,不負她。
                    一支箭穿刺過來,斷了我的話,朔的話,輕的快聽不見。
                    「初夏,陳歌讓我帶你回家。」
                    我記得我點了頭,
                    陽春三月,日光傾灑,她伸出纖細的手,說:「初夏初夏,我們回家」
                    如果時節尚好,清秋的桂花該晾曬好了,陳歌的泡茶手藝,天下獨一。
                    我倒下去,沙塵濺起。
                    那是我第一次,
                    感到那麽絕望的悲傷。

                     鄉村的人們喜歡在門前種一些蘋果樹、柳樹、梨樹、柿子樹——還喜歡在屋旁種一些花,如:雞冠花、報春花、蝴蝶花、月季花等。有一些燕子還在他們的屋檐下築巢,可鄉村的人們並沒有下“逐客令”,而讓他們在這裏繁衍生息。院子裏還養雞養鴨。
                      春天的顔色使五彩缤紛的:太陽是紅燦燦的,天空是湛藍的樹梢是嫩綠的,迎春花是嬌黃的……難怪詩人愛吟詠春天,畫家愛描繪春天,因爲春天是世界一切美的融合,一切色彩的總彙。
                      春天,第一個蘇醒的是小花,它踮起腳尖去尋找春天,因爲它太渴望春天早些來到,可它卻不知自己就是春天的影子。
                      初春的清晨,濕潤潤的風輕輕地掃著,從玻璃窗外穿了進來,微微地拂著一切,又悄悄地走了。淡白天光,也占據著每個角落,給房屋塗上了一層夢幻的白色。雄雞報曉,人們紛紛起來去散步,人們看到小花看了,小草綠了,知道了春天的腳步。
                      柳樹姑娘也在小花的吵鬧中蘇醒了,柳樹姑娘伸了伸懶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長發。柳樹身上的小傘兵------柳絮,也紛紛帶著自己的小降落傘到各地去探險。有的落在人們的臉上,毛茸茸的;有的落在花叢中,聞著花香;有的落在屋頂上,欣賞著這美不勝收的風景。花叢中又傳來了喧嘩聲,哦原來它們在爭奇鬥豔地比美呢!怪不得每朵花都開得哪麽爛漫多姿,那麽绮麗,就連春燕也歸巢了。動物們看見燕子飛向天空,翅膀上裹著白雲;它們看見垂柳披上了長發,如霧如煙;它們看見一群孩子來到河邊;水底立刻浮起一朵朵紅蓮,他們捧起水,水,像抖落的一片片花瓣;它們看見村莊上空,很早,就袅袅升起來炊煙,它們也看見了欣欣向榮的春天!
                      春天像童話中的仙女,所到之處,萬物複蘇,樹木抽枝發芽,鮮花張開笑臉,大地披上了綠色的新裝,我愛鄉村的春天。同時,我也啊夏天,愛綠色的夏天,愛萬物蓬勃的夏天,愛蘊含著巨大力量的夏天,愛樸實、真誠的夏天。
                      夏天,赤日炎炎,所有人都到樹蔭下去乘涼,有一些孩子去河邊玩耍。小河真美!清澈,碧綠,恬靜,令人神往。遠看它是那樣綠,綠得像一條翡翠色的綢帶;近看它是那樣清,清得可以看見河底那遊動的魚群。微風吹過,河水泛起碎銀子似的粼粼波光。
                      黃昏,夕陽灑在河水上的光,像是許多金針銀線,隨著水波晃動著。
                      靜谧的夜多麽富有詩情畫意,仿佛沉浸在銀色的月光之中,烘托出一片溫暖。那彎彎的月牙倒映在清澈透明的小河上,是那樣的美麗,又是那樣溫柔。此時的小河更顯得迷人。
                      秋季,大地裹上了金黃色的外套,秋風瑟瑟,習習的秋風迎面吹來。
                      秋天是豐收的季節,是金色的季節。
                      秋天來到,人們開始忙碌起來。有些頑皮的孩子們還在大人們收起來的谷堆中玩耍。
                      遠處的果樹也熟透了,各自去摘果子。柿子樹上的柿子,黃澄澄的,遠遠望去,像一個個金黃色的燈籠挂在樹枝上,可愛極了!還有蘋果、梨、杏都熟透了!極目遠眺,這時的鄉村像一個金黃色的花園,襯托著五彩缤紛的世界。
                      人們在一天之中都沉浸在忙碌的豐收活動之中。
                      寒冬臘月,大地銀裝素裹,又換了件銀外套,人們迎來了最寒冷的冬天。
                      冬天帶來的寒氣遍布了每個角落,就是晴朗無風的時候,天也是幹冷幹冷的。
                      連下了幾天幾夜的雪把小河凍住,河面上結了一層冰,遠遠望去,似乎望不到邊際。一切都成爲了白皚皚的一片。人們縮緊身子,裹好棉衣,頂著寒風在路上走著。
                      雪精靈在人們上空飛舞著,凜冽的寒風呼呼地伴隨著雪精靈。不過這可以給孩子們提供了很好的“遊樂場所”,如:堆雪人、打雪仗等。有一些還在在堆雪人玩,各式各樣的小雪人,笑的、傷心的、哭的;可愛、美麗、幽默;這麽多,這麽好玩,這麽白!個個都挺著個大肚子,仿佛在歡迎人們來到它們的“雪人國”!
                      無論春、夏、秋、冬,都給人們帶來了歡樂,爲原本就美麗的鄉村裝點得更加迷人!
                      惠仲網投愛鄉村的美!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