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rr64pi"></th><address id="rr64pi"></address>
      <dl id="rr64pi"></dl><table id="rr64pi"></table>
                  <button id="u8zwfv"></button><font id="u8zwfv"></font>
                  1. 博雅德州撲克,半夏,翠綠成荷

                    小布是博雅德州撲克多年好友,心思細膩,嬌小可愛,是那種看起來讓你有保護欲望的人。然而每個人的外表卻並不一定代表著內心,也許小布的姣好面容和小孩子氣的行爲很容易讓人覺得她很幼稚,她需要保護。但小布自己卻不這樣想,只有多年陪她走過年少時光的我才知道她渴望獨立,渴望成長,然而她卻總是弱者的代名詞。

                    上了大學以後,小布說她必須得讓自己得到鍛煉,她需要成長。曾經那些人的保護讓她有了依賴感,她都快失去自己了,那種嬌小柔弱的小女生並不是真正的自己,也許人們的保護可以爲她帶來很多的益處和方便,但遠沒有那種展現真正的自己,讓自己的內心得到滿足所帶來的快樂感好。可是不久她就打電話來說她面試了很多組織和社團但都沒有過,她有些失望而難過,但不幸中的大幸是有一個不需要面試的院排球隊接受她了。她說也許不能鍛煉處理事物的能力,但是也能鍛煉身體,交到很多球友,學習一門新的運動,這些都是值得開心的。然而不久她打電話的時候卻明顯帶著一種不開心和無奈的口氣,在我的詢問下,她才帶著哭腔訴說起來,說是學長學姐們在底下教球的時候都沒什麽,可是在球場就總是以保護爲由搶球以至于她什麽球都接不到,她覺得這樣根本得不到什麽鍛煉,而且因爲自己身材矮小的原因在練習的時候總是會有很多困難,這也讓她很沮喪,比如所有人都能把球發過去而她卻不能;攔網的時候她跳起來都沒網高,所以她學不了這個;在後排的時候前面的人會遮住她的視線,對她接球造成很大的影響;還有高強度的訓練讓瘦小的她有些吃不消,她覺得她很累,她想放棄了,並且有幾個人已經因爲受不了而退出球隊了。

                    其實我是可以理解她的,小布身高才一米五,又瘦不拉幾的,在運動方面的確會比別人弱一些,如果說是選擇一些小球運動倒也無可厚非,但是這三大球之一的排球她的確是駕馭不了的,于是我告訴她如果僵持不了就放棄,這不是她的優勢,發揮不了她的才能,只會讓自己越來越壓抑與失望。後來和她打電話的時候她也沒再提到排球了,我以爲她放棄了,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她在空間發的說說和照片。照片中有她細小的手臂以及上面的腫痕,紅的,青的,紫的都有,我看了都心疼,也有平時訓練的照片,也有穿著隊服在球場上努力拼搏的照片,雖然球服大了顯得有些滑稽,可她那嬌小而又執著與努力的身影卻真的讓我震撼到了,在一片“偉人”中,她顯得更加侏儒,然而她的眼神卻那麽認真。

                    我打電話去誇獎她,她很開心。她說雖然運動並不是她所擅長的,但是她擅長堅持和等待,她擅長將缺點變成一項優勢。我很好奇,問她如何將缺點變成優勢,她說秘訣就是堅持下去並取得成功。她舉了一個例子:她有個妹妹,和她一樣,身材矮小,不一樣的是她的妹妹很擅長跑步,從初中運動會開始到高中一直拿各種獎,她曾經問過她妹妹面對那麽多的大高個大長腿不會感到害怕緊張嗎?她妹妹說會緊張,但是當她成功獲得第一名的時候她的小短腿就會變成她的優勢,所有人在稱贊她的非人成績之外會加上一句“尤其是她那麽矮,退還那麽短”。看,一旦你獲得成功,你的劣勢會爲你贏得雙倍的成果,而這正是因你的劣勢需要你付出雙倍的努力換來的。她說其實隊裏面有很多人都很高,具有很大的優勢,但是他們在比賽還未到來之前就選擇了退對,有些人則會總是遲到早退或是幹脆缺勤。她說她堅持下來直到比賽,這已經是一種成功。現在,她成爲學姐學長的誇獎對象。

                    其實這種狀況在每個人的生活中都會出現,但是往往人們會抱怨,抱怨不公平,說什麽自己沒能做好一件事是因爲自己沒漂亮的臉蛋,沒高挑的身材,沒一個有錢的老爸,沒背景,沒學曆。先不說別人在賺錢的時候,在努力學習時候,在別人在護理自己的皮膚的時候你在幹什麽,就說現在,你明明知道自己處于劣勢之中,爲何還沒別人努力?

                     這幾天心裏頗不甯靜,一首舊歌反反複複地聽。窗外荷塘的浮光掠影,攪得心緒不甯。我習慣用文字探索花開的美麗,去寫一首詩,昨夜翠綠成荷,剛敲下幾個字,卻忘了聯想你的活色生香,無法把愛解釋的完整。

                    黃昏裏,陷入枯坐,夢回,想你雲水間那襲水袖,惹了綠煙,瘦了眸子。出了門,走過日日走過的小徑。身旁來來往往的人兒,步履匆匆,在趕往下一個約期,生怕錯過擦肩回眸的刹那。我還未白發蒼涼,依然舊春衫,不需要換下夏的衣裳。踯躅在時光裏,拽著流年,悠遊從容。看一個個背影,被夕陽拉長,斑駁陸離。

                    紅塵歲月裏,有多少人,寂寞心事不願被人所窺,又有多少人,遍尋清籁不得,無處埋憂消愁。這時我想起一抹荷的綠影,一滴清露從眉心滴落,不勝微風嬌羞的樣子。好想與一只蜻蜓討論你的溫柔。

                    我決定推開那扇塵封已久的門,果然阆寂無聲。落在窗前的蛛塵,很久沒有拂拭了。荷塘的四周,楊柳悄然肅立,修竹翠蔭成屏,草兒豐茂沒徑,野花疏離萦袖。輕踏,一點聲響都沒有,只有淡淡的草腥,幽幽的花香,還有一點極柔極細的清幽。絕了紅塵的喧囂,在這彌煙深處,一個人在此獨行,獨想,路邊的花開,可以不碰,不折,牆外的行人,可以不見,不惱。無論四季怎樣變遷,就此安好。

                    斜陽透過參差的樹,濃密的葉投射的光茫,成縷、成線,象一把豎琴,被風撥弄。蟲兒爭相和鳴,以原始的歌謠,召喚詩人與月光。前方有笛聲傳來,是誰披一身風的清涼,用一只初唐短笛的悠揚,穿越重重疊疊的歲月,風送荷香,曲繞水涼。氤氲了一朵荷的背影,明媚了袅袅茶煙,那抹荷衣羅袖入了畫屏。

                    這是風的設局,遁著風告訴我存在的線索。走走停停,亭台水榭,曲曲折折,門楣懸挂的風鈴,有風經過,發出悅耳的清響。小坐亭前,風輕扣簾栊,看一池碧波,綠密紅瘦,有的擎著綠蓋,挨挨擠擠,葉舒厚綠。有獨居一隅,青煙裏搖曳著瘦腰,羞澀地打著朵兒。風過,有一筆墨痕劃過的綠綢,暈染了歲月,圈入了我的清夢。

                    在水之央,一株蓮幽香遠送,潛入襟袖。纖弱的骨朵舉著的花兒正開,紅妝綠影相宜,殷紅,唇邊的春意比桃花還濃。素白,比月色更純。那是你嗎?我不敢亂講。隔水盈盈一笑,如你的典雅,湧動在黃昏的薄霧裏,是半首詩,是一阙詞。臨水自顧自的美麗,涼了晚風,暖了薄煙,勾了心神,迷離得我渾自不知。

                    瞧,就是這朵蓮,出水的女子,赤著腳,淩波而立,悸動我未老的心。我在想,那個繞指冰涼的季節,你是如何沖破淤泥的阻礙,抖落一身的水珠,露出小荷尖尖角的。在那季天青色的煙雨裏,你等,我來,如何演出一場煙雨江南,一場水墨丹青,一場紅塵煙火。

                    縱目煙水深處,那停在尖尖角上的蜻蜓,滾動荷間的露珠,蓮下遊動的魚兒,哪裏去了呢?看,一抹夕陽的殘紅,溫柔得象只紅蜻蜓,輕輕躍過水面,棲落在你盛開的花蕊上。有魚兒遊來,或是風搖動荷梗,或是我的腳步,驚擾了它,倏地竄出老遠,濺起的浪花,交織在你的荷裙角邊,輕吻你的纖腰。

                    新月,不知什麽時候,撕開夜的一角,把寂寞放了進來,又添了些惆怅。墨藍色的夜空下,一朵青蓮如你,喝足了月色如水,將自己的靈魂灌醉,躺在藍色的夢裏呓語。寂寞瀉露一地,夜色很安詳,給予暗黑一種釋懷,猙獰被幽藍包容。

                    我緘默不語,坐看你在煙波深處。從黃昏光與影交替搖曳、變幻開始,到半籠寒沙,半籠煙水,在暗夜裏固守一片甯靜,以一朵拈花的笑容,給歲月留香。我掉進了你一池清水般淡泊與精致的陷井,一朵安甯,靜浮清波,我因荷而得。

                    夜色,深得沒有底一樣。我的詩意漸濃,白天無邊的綠,與夜沉入水底的月,都有詩意,溫柔變得孤注一擲,萦繞你的身邊。是某種安慰,博雅德州撲克不說,你可知。

                    延伸閱讀:

                    上一篇:西南交大學霸寢室,原來學渣和學霸的區別竟在這裏

                    下一篇:返回列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