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62d31j"><tfoot id="62d31j"></tfoot><span id="62d31j"></span><small id="62d31j"></small><u id="62d31j"></u></dir><pre id="62d31j"><tt id="62d31j"></tt></pre><tr id="62d31j"><bdo id="62d31j"></bdo><i id="62d31j"></i></tr>
  • <dl id="62d31j"></dl>
    <big id="62d31j"></big><sup id="62d31j"></sup><label id="62d31j"></label><kbd id="62d31j"></kbd>
    <tr id="62d31j"><optgroup id="62d31j"></optgroup></tr><strike id="62d31j"><strong id="62d31j"></strong><big id="62d31j"></big><font id="62d31j"></font><tfoot id="62d31j"></tfoot></strike><dd id="62d31j"><pre id="62d31j"></pre><fieldset id="62d31j"></fieldset><em id="62d31j"></em><ol id="62d31j"></ol><div id="62d31j"></div></dd><strong id="62d31j"></strong><u id="62d31j"></u><ins id="62d31j"></ins>
      • <ol id="62d31j"></ol><th id="62d31j"></th><th id="62d31j"></th><tt id="62d31j"></tt>
          <big id="62d31j"></big>
              • <font id="qppisl"></font><blockquote id="qppisl"></blockquote><optgroup id="qppisl"></optgroup><dt id="qppisl"></dt><bdo id="qppisl"></bdo>

                      1. 新霸-淡雅地幸福

                           夢想?突然間新霸又意識到像我這樣一個穿著一身孩童化的衣服,頭上挂著一張稚氣未脫的臉,骨子裏卻裝著不合時宜的深沉,這樣的我嘴裏吐露著關于夢想的豪言壯語,會不會成爲你們嗤之以鼻的對象。
                          然後在一個秋高氣爽的午後,在一個你們最喜歡的天台,縱身而躍。哦不!你們這般驚呼,捂住雙眼,卻錯過我雙翅展開的瞬間,抑或是你們壓根就看不見。那麽,談談我的夢想吧。
                          你們終于雙手緊握,沉默下來。恨不得一拳打在我故裝哲學的臉上。可,還是請你們聽聽我的夢想吧。小學時,我忽然發現畫畫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我可以創作稀奇古怪的人物,他們對我唯命是從,因爲我是他們的造物主。我也可以在任何我喜歡的地方畫下我最喜歡的動漫人物,這一刻,他們屬于我。而不是屬于電視,更不是書店裏的老板!可有一個人改變了這一切,那就是我的美術老師。她杜絕我上她的課,她會用最惡毒的語言來挖苦我,最好,小小的我放棄了。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我是真正的沒有天賦嗎?那麽畢加索又算得了什麽。初一時,一部《老男孩》讓我鍾情的迷戀音樂。于是,我想要一把民謠吉他。吉他,我高呼一聲,回應我的卻是我的囊中羞澀。我告訴我的媽媽,然而她卻大發雷霆,扣除我一切的零花錢。最後我才恍然大悟,我不應該和一個更年期婦女談音樂,一個爲了生活奔波的小市民談夢想。我握著最後一枚硬幣,哼唱著老男孩堅持著這個看似簡單的夢想。兩年以後,呵呵,我放棄了。因爲中考,因爲我不堪的成績,因爲父母總是將未來怎樣挂在嘴邊。
                          夢想從我身邊劃過,她向我打著招呼,她俏皮的對我笑,可是我卻沒有,伸出手,緊緊地,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爲了學習奮鬥一年,我本以爲驕傲的音樂樂色與樂感,退化的讓我不知所措。我本明了,大量的熬夜與咖啡,大喜大悲的起伏怎能不影響聲帶。得到什麽就必將失去什麽——這是一個亘古不變的規律。
                          從小到大,新學期第一天所有老師都會激情高昂說道:“確定一個你人生的目標並爲之奮鬥。”台下掌聲不斷。我在不太和諧的聲音中迷茫:我的夢想是什麽?
                          是做一名科學家,造福全人類?呵呵,幼稚園的小孩都會說的話。我詢問天際飛過來的一群候鳥,它們訓練有素的把尾翼對著我,哦,夢想就是一個屁。
                          努力再多,只是消化道排除出來的一個屁,一場空?高中來了,身邊的人因爲新生活而雀躍,我卻終于明白我爲什麽不喜歡學校。一點一滴的讓我們在虛僞中麻木,一點一滴的把我們在成人化的世界裏訓練有素。開學第一天,高考這次被重複了無數遍。我在奮鬥的人群中顯得不倫不類,看似很努力的樣子,實則是在寫一些酸辣吧唧的文章。我說,我想當一名文字編輯,但是我並沒有爲它冠上夢想的帽子。
                          我在痛苦與糾結中寫了一篇又一篇,又在繁瑣的碼字成功後的喜悅後投下了稿。那一刻,像是一封表白信,帶著我滿滿的愛意與對未來的期待。一個月後有的絲毫未回複,而有的則客客氣氣的邀請我自費。
                          然後是高二,高三。我的會考老師說有點懸,我的高考他們搖了搖頭。最後,我又回到了初三那年的狀態。我,沒有夢想。
                          你們看著擡起頭的我,滿臉淚水。你們忽然指著那些往下掉落的淚滴捧腹大笑。
                          好吧,我有夢想,我希望終有一天彼此會尊重彼此的夢想。
                          你們看著我,笑得更歡了。 

                        朋友空間有張圖片,綠色的背景下,一高一矮兩株挺立筆直的麥芒。旁邊配著短短幾行字:

                        最安心的幸福,

                        有人信……

                        有人陪……

                        有人懂……

                        偶然相逢,卻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整張畫面,那麽簡單,那麽幹淨又那麽安靜!

                        一高一矮,兩棵麥芒,並排而立,筆直而挺拔。再細細打量,又覺得那麽柔和,絲毫沒有劍拔弩張的感覺。有時候,你甚至會突發奇想,這兩棵麥芒,是還沉醉甜美夢鄉?何以如此不囂張?記憶中,麥芒都是朝天飛揚、鋒芒畢露,唯有成熟才可收其鋒芒。而今,正值青蔥季節,依然高昂著頭,卻絲毫沒有違和感。奇哉妙哉!

                        無形中,你會覺得這不是兩棵麥芒,而是兩株小草,親密溫馨的如一對朋友,或一雙戀人。各有自己位置,相知相守,相依相戀,而不厮纏依附,各有獨立人格和高潔靈魂。遙遙相望,脈脈含情,好一個淡雅地靜谧,安心的幸福!

                        讓你情不自禁跑神兒到,舒婷的《致橡樹》,這可不就是那兩棵多情的橡樹。風華絕代、蓬勃生機,又冷靜睿智;如荼如火、激情熱烈,卻又冷靜自持;愛的純真忘我,又獨立堅貞。

                        我要醉了這份濃情,這份淡定。閉上眼睛,我甚至聽到了陽光暖暖地灑下,風兒緩緩地吹過,小橋流水潺潺走來,人家炊煙袅袅升起,甚至還有一群白鴿或不知名的鳥,扇著翅膀,支愣愣地飛過……很奇怪,一點兒也不嘈雜,反而有一種延伸至遙遠天際的靜谧。思緒也跟著升騰、盤旋、飛轉。

                        總之,心裏有一種很恬美的幸福。莫名地,又不合時宜地,就想起了茉莉花。感歎,在安靜淡雅的你面前,我的思緒要瘋了。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芬芳美麗滿枝丫,又香又白人人誇”,小小的潔白的茉莉花,“猶抱琵琶半遮面”地悄悄綻放在嫩嫩綠綠的枝桠間,那麽羞澀,那麽朦胧;那麽純淨,那麽唯美。輕靈而缥缈夢幻,靜谧而芬芳淡雅。緩緩地,從心底裏升起一種無可替代的情愫:淡雅地幸福。似乎,此時此刻,你的心聲心境,唯有它可以表達。

                        想來,那兩株麥芒,應該也如绛珠一樣,是兩個有靈性的人前世的化身?各自斂起自己的鋒芒,不是不尖銳,不是沒有個性,只是幸好,遇見!彼此棋逢對手或是明主遇良將的遇見,讓他們甘願收斂鋒芒,徒留溫柔,麻痹我們的視覺和感觸神經。只是學會適時收起,學會經營那股淡淡地溫馨,享受那份淡雅地幸福。這是一種境界,何嘗不是懂得幸福真谛的人,對人生真切地企盼,和執著地追求?

                        很多時候,新霸們都是感性的,不經意間,一抹感觸就撞入你的情懷,激起層層你自己都始料不及的情愫漣漪。一如這張圖片,和這短短的文字,猶如一場美麗而浪漫的邂逅,沒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就走入你的心,契合你的靈魂。

                        甚或不期然,也遭遇清雅茉莉花般的曼妙遐想,充實了你的人生,豐盈了你的心境。談吐間,恍然一股淡淡花香,由內而外地緩緩散發,醉了你的情懷,亂了你的心境。

                        人生不斷行走的過程,該會有多少個這樣美麗的瞬間,數不勝數。你能有心情停下來,駐足凝望,舉眸一璨,猶如一架像素極佳的老相機,刹那定格在淺淺搖曳的心空。某一刻,讓你感動地只聽見自己心靈的空谷足音。

                        有人信……

                        有人陪……

                        有人懂……

                        多唯美的人生境界,行走人生旅途,磕磕絆絆、求求索索之後,你才能在某一刻感悟,原來安心本也就是一種淡雅地幸福。從從容容,不驚不擾,不喧不嘩。

                        一如凡是自然的東西都是緩慢的。太陽一點點升起,一點點落下;花兒一朵朵綻放,一瓣瓣地凋零;柔和的光線輕撫著身軀,沒有剝奪,沒有強照,只是簡簡單單地傾灑;淡淡的幽香,淺淺的味道,連帶這個世界都是甜美的。

                        人生如此,褪卻鋒芒般地喧囂繁華,收獲一份至簡至靜地淡雅,該是一份多安心的幸福! 

                           夢想?突然間新霸又意識到像我這樣一個穿著一身孩童化的衣服,頭上挂著一張稚氣未脫的臉,骨子裏卻裝著不合時宜的深沉,這樣的我嘴裏吐露著關于夢想的豪言壯語,會不會成爲你們嗤之以鼻的對象。
                          然後在一個秋高氣爽的午後,在一個你們最喜歡的天台,縱身而躍。哦不!你們這般驚呼,捂住雙眼,卻錯過我雙翅展開的瞬間,抑或是你們壓根就看不見。那麽,談談我的夢想吧。
                          你們終于雙手緊握,沉默下來。恨不得一拳打在我故裝哲學的臉上。可,還是請你們聽聽我的夢想吧。小學時,我忽然發現畫畫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我可以創作稀奇古怪的人物,他們對我唯命是從,因爲我是他們的造物主。我也可以在任何我喜歡的地方畫下我最喜歡的動漫人物,這一刻,他們屬于我。而不是屬于電視,更不是書店裏的老板!可有一個人改變了這一切,那就是我的美術老師。她杜絕我上她的課,她會用最惡毒的語言來挖苦我,最好,小小的我放棄了。直到今天,我才發現,我是真正的沒有天賦嗎?那麽畢加索又算得了什麽。初一時,一部《老男孩》讓我鍾情的迷戀音樂。于是,我想要一把民謠吉他。吉他,我高呼一聲,回應我的卻是我的囊中羞澀。我告訴我的媽媽,然而她卻大發雷霆,扣除我一切的零花錢。最後我才恍然大悟,我不應該和一個更年期婦女談音樂,一個爲了生活奔波的小市民談夢想。我握著最後一枚硬幣,哼唱著老男孩堅持著這個看似簡單的夢想。兩年以後,呵呵,我放棄了。因爲中考,因爲我不堪的成績,因爲父母總是將未來怎樣挂在嘴邊。
                          夢想從我身邊劃過,她向我打著招呼,她俏皮的對我笑,可是我卻沒有,伸出手,緊緊地,緊緊地握住她的手。爲了學習奮鬥一年,我本以爲驕傲的音樂樂色與樂感,退化的讓我不知所措。我本明了,大量的熬夜與咖啡,大喜大悲的起伏怎能不影響聲帶。得到什麽就必將失去什麽——這是一個亘古不變的規律。
                          從小到大,新學期第一天所有老師都會激情高昂說道:“確定一個你人生的目標並爲之奮鬥。”台下掌聲不斷。我在不太和諧的聲音中迷茫:我的夢想是什麽?
                          是做一名科學家,造福全人類?呵呵,幼稚園的小孩都會說的話。我詢問天際飛過來的一群候鳥,它們訓練有素的把尾翼對著我,哦,夢想就是一個屁。
                          努力再多,只是消化道排除出來的一個屁,一場空?高中來了,身邊的人因爲新生活而雀躍,我卻終于明白我爲什麽不喜歡學校。一點一滴的讓我們在虛僞中麻木,一點一滴的把我們在成人化的世界裏訓練有素。開學第一天,高考這次被重複了無數遍。我在奮鬥的人群中顯得不倫不類,看似很努力的樣子,實則是在寫一些酸辣吧唧的文章。我說,我想當一名文字編輯,但是我並沒有爲它冠上夢想的帽子。
                          我在痛苦與糾結中寫了一篇又一篇,又在繁瑣的碼字成功後的喜悅後投下了稿。那一刻,像是一封表白信,帶著我滿滿的愛意與對未來的期待。一個月後有的絲毫未回複,而有的則客客氣氣的邀請我自費。
                          然後是高二,高三。我的會考老師說有點懸,我的高考他們搖了搖頭。最後,我又回到了初三那年的狀態。我,沒有夢想。
                          你們看著擡起頭的我,滿臉淚水。你們忽然指著那些往下掉落的淚滴捧腹大笑。
                          好吧,我有夢想,我希望終有一天彼此會尊重彼此的夢想。
                          你們看著我,笑得更歡了。 

                        朋友空間有張圖片,綠色的背景下,一高一矮兩株挺立筆直的麥芒。旁邊配著短短幾行字:

                        最安心的幸福,

                        有人信……

                        有人陪……

                        有人懂……

                        偶然相逢,卻深深打動了我的心。整張畫面,那麽簡單,那麽幹淨又那麽安靜!

                        一高一矮,兩棵麥芒,並排而立,筆直而挺拔。再細細打量,又覺得那麽柔和,絲毫沒有劍拔弩張的感覺。有時候,你甚至會突發奇想,這兩棵麥芒,是還沉醉甜美夢鄉?何以如此不囂張?記憶中,麥芒都是朝天飛揚、鋒芒畢露,唯有成熟才可收其鋒芒。而今,正值青蔥季節,依然高昂著頭,卻絲毫沒有違和感。奇哉妙哉!

                        無形中,你會覺得這不是兩棵麥芒,而是兩株小草,親密溫馨的如一對朋友,或一雙戀人。各有自己位置,相知相守,相依相戀,而不厮纏依附,各有獨立人格和高潔靈魂。遙遙相望,脈脈含情,好一個淡雅地靜谧,安心的幸福!

                        讓你情不自禁跑神兒到,舒婷的《致橡樹》,這可不就是那兩棵多情的橡樹。風華絕代、蓬勃生機,又冷靜睿智;如荼如火、激情熱烈,卻又冷靜自持;愛的純真忘我,又獨立堅貞。

                        我要醉了這份濃情,這份淡定。閉上眼睛,我甚至聽到了陽光暖暖地灑下,風兒緩緩地吹過,小橋流水潺潺走來,人家炊煙袅袅升起,甚至還有一群白鴿或不知名的鳥,扇著翅膀,支愣愣地飛過……很奇怪,一點兒也不嘈雜,反而有一種延伸至遙遠天際的靜谧。思緒也跟著升騰、盤旋、飛轉。

                        總之,心裏有一種很恬美的幸福。莫名地,又不合時宜地,就想起了茉莉花。感歎,在安靜淡雅的你面前,我的思緒要瘋了。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芬芳美麗滿枝丫,又香又白人人誇”,小小的潔白的茉莉花,“猶抱琵琶半遮面”地悄悄綻放在嫩嫩綠綠的枝桠間,那麽羞澀,那麽朦胧;那麽純淨,那麽唯美。輕靈而缥缈夢幻,靜谧而芬芳淡雅。緩緩地,從心底裏升起一種無可替代的情愫:淡雅地幸福。似乎,此時此刻,你的心聲心境,唯有它可以表達。

                        想來,那兩株麥芒,應該也如绛珠一樣,是兩個有靈性的人前世的化身?各自斂起自己的鋒芒,不是不尖銳,不是沒有個性,只是幸好,遇見!彼此棋逢對手或是明主遇良將的遇見,讓他們甘願收斂鋒芒,徒留溫柔,麻痹我們的視覺和感觸神經。只是學會適時收起,學會經營那股淡淡地溫馨,享受那份淡雅地幸福。這是一種境界,何嘗不是懂得幸福真谛的人,對人生真切地企盼,和執著地追求?

                        很多時候,新霸們都是感性的,不經意間,一抹感觸就撞入你的情懷,激起層層你自己都始料不及的情愫漣漪。一如這張圖片,和這短短的文字,猶如一場美麗而浪漫的邂逅,沒有理由,也不需要理由,就走入你的心,契合你的靈魂。

                        甚或不期然,也遭遇清雅茉莉花般的曼妙遐想,充實了你的人生,豐盈了你的心境。談吐間,恍然一股淡淡花香,由內而外地緩緩散發,醉了你的情懷,亂了你的心境。

                        人生不斷行走的過程,該會有多少個這樣美麗的瞬間,數不勝數。你能有心情停下來,駐足凝望,舉眸一璨,猶如一架像素極佳的老相機,刹那定格在淺淺搖曳的心空。某一刻,讓你感動地只聽見自己心靈的空谷足音。

                        有人信……

                        有人陪……

                        有人懂……

                        多唯美的人生境界,行走人生旅途,磕磕絆絆、求求索索之後,你才能在某一刻感悟,原來安心本也就是一種淡雅地幸福。從從容容,不驚不擾,不喧不嘩。

                        一如凡是自然的東西都是緩慢的。太陽一點點升起,一點點落下;花兒一朵朵綻放,一瓣瓣地凋零;柔和的光線輕撫著身軀,沒有剝奪,沒有強照,只是簡簡單單地傾灑;淡淡的幽香,淺淺的味道,連帶這個世界都是甜美的。

                        人生如此,褪卻鋒芒般地喧囂繁華,收獲一份至簡至靜地淡雅,該是一份多安心的幸福!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