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 id="0mzw8m"><small id="0mzw8m"><dl id="0mzw8m"></dl><small id="0mzw8m"></small><dir id="0mzw8m"></dir><optgroup id="0mzw8m"></optgroup><dir id="0mzw8m"></dir></small><dt id="0mzw8m"><th id="0mzw8m"></th><strike id="0mzw8m"></strike><fieldset id="0mzw8m"></fieldset><dfn id="0mzw8m"></dfn><sup id="0mzw8m"></sup></dt><tr id="0mzw8m"><acronym id="0mzw8m"></acronym><button id="0mzw8m"></button><th id="0mzw8m"></th><i id="0mzw8m"></i></tr></i><blockquote id="0mzw8m"><style id="0mzw8m"><table id="0mzw8m"></table><ol id="0mzw8m"></ol><table id="0mzw8m"></table></style><div id="0mzw8m"><address id="0mzw8m"></address><legend id="0mzw8m"></legend><tfoot id="0mzw8m"></tfoot><address id="0mzw8m"></address><noframes id="0mzw8m">
    • 賺錢路子,以沉靜 以歎息

       生命,在紛囂凡塵裏孕育,襁褓中承載著厚重與繁華。每個凡天俗子的風華之中都有傷痕累累,那是靈魂從稚嫩變得成熟時視死如歸的碰撞。

        生命的開始在嬰兒從沉睡中醒來,帶著夢一起生長,所有的心情,所有的笑,那麽快樂,那麽朦胧。恍惚地記得生命裏曾灑下的甘露,才知道,賺錢路子已在人世間奔波了太久,我暗暗期盼著一次意外的風華,然而希望總是如昙花般,無聲地開,無聲地敗,只能無聲地綻放所有的美麗,我張開雙臂,擁抱太陽,快樂而絕望地顫抖。把每一點生命都轉化爲美麗,把千百日的期盼的凝聚,在頃刻間釋放,像花朵隨著夜風搖擺,又如同心潮起伏的悲哀。

        我落下眼淚,靜靜地守候,在千百次的日升日落中,在無數個清晨與黃昏下,期待每個黎明的到來。等到的疼,我清醒地感到心碎裂的聲音,有些付出注定不會有結局,那種溫柔的疼。臉上是如同撕裂的朝陽般燦爛的笑,點點滴滴的悲哀,濾過我的靜脈,卻沒有人知道我黯然的目光如何湧動。

        我不知道,在這太年輕的,還有奶腥兒的季節裏,爲什麽會“鏡裏朱顔瘦”?一張蒼白憔悴的臉,一雙失去光澤的小眼睛也許生命中注定有一個時候,從那一瞬間起,天不再蔚藍,草不再碧綠。于是,我開始恨自己不夠寬厚的背,承受不起生命的昂貴,開始伴著夜的漆黑,流下不該擁有的淚。

        月光濡濕了道路,我就在這月光下奔跑,願見證曆史的人看到我的執著與忠貞。我站在雪地裏,空空蕩蕩的雪地裏,很多很多深深的前行的腳印,那是後來人嘔心瀝血的追逐,追逐因爲生之艱辛在踏血的路上變得堅強!

        也許我就是一個凡夫俗子,注定得不到渴望的風華,于是,我用心凝望九州的每個角落,看到無數千年不變的凡人的微笑在風侵雨蝕後依然炫目。然後,我懂得了山長水闊的豁達,巷陌人家的燈火,胡馬嘶風的悲涼,仰天長嘯的壯烈!

        路已走到盡頭,回過身去看,是一般已逝的風塵,空回首,歎流年虛度,往事已雲煙,而生命卻早已印染上一層層的殷紅。我繼續執著地在這兒留守,立于紛囂凡塵之中,

        既注定了今生不能超凡脫俗,不能成爲出水的芙蓉我甘願做一棵山腰上的參天大樹,每天第一個迎來朝陽,最後一個送走落日,日複一日讀傾聽暮鼓晨鍾,成爲千年閃電雷鳴中巋然不動的身影。

       最後的挽歌

        這是黑夜最後的挽歌,最後的時刻。它將以藍蝴蝶憂郁的翅膀默默含恨離去。

        扭亮一盞燈,黑夜倏忽地逃走,難道它不知道人間有燈嗎。他在我身上窺視已久的是什麽?

        這都無關緊要,現在只知道它秘密的道破與我的福祉息息相關。

        杯子

        杯子裏裝滿我的情愫,但它裏面的聲音足夠我傾聽一生的。裝進的是汗和淚,溢出的卻是一個個尚未兌現的宿志。

        我要保留杯子所具有的純粹品質,我要保留別的杯子不具有的獨特品質,永保它的執拗和隨和,緊迫與從容、滿與空。

        有多少夜晚值得我輾轉反側?

        有多少淚水值得留戀嘴邊?

        在這個杯子裏我看不清一個真正的人,也看不見一個人。

        憂傷的小溪

        要多少憂傷才能會聚如此一條悲涼的小溪,輕、淺且亮,在寸草不生的林間郁郁獨行。

        在大火來臨之前,它得不停地向前流動,但它沒有預料到前方現實的沙碛會把它耗的一無所有。

        空心人

        把所有的思想全部灌注在你的靈魂裏,可陽光總也焐不到你冰冷的心。爲了明天能夠複活,你背道而馳,去穿越那虛無的終點。但我怎麽也猜不出這力量源于何處?

        多了一次相逢就多了一次錯過。

        多了一次生命就多了一次死亡。

        在我土地上,我只會耕種植物,比如玉米、高粱、水稻、也許還有更矮的,我幾乎整天的在高處看著他們。

        我只能這樣,象一個稻草人,或許還不如稻草人。隱藏了悲與歡,甚至是自己。我的心是通暢透明的是沒有鑰匙的門扉,任由風自由的穿梭,或者象風一樣居無定所。

        記憶

        把記憶塗抹上生命的顔色,歲月是最強的漂白劑。將記憶漂白成一個古老而蒼白的故事,因爲在歲月裏浸泡過的只有黑白兩種色彩,或許它們根本不算是色彩。

        炭,是黑的,它使記憶變得猶如銅牆鐵壁,完全而脆弱,美麗而滄桑。

        沉沒的告終。

        我渾身渙散著,在沉沒的入口與喧囂的出口。賺錢路子此刻被扼殺的心已叫給冰冷去保存,這樣可以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保持冷靜。

        爾後,讓左右與你有關的詞彙或表達都湮沒在血泊裏,或許這血液雖涼尤熱也說不定。

        沉默是最終綻放朵。 

      延伸閱讀:

      上一篇:組圖:俞灏明住所電梯停運 女友邀請入香閨

      下一篇:返回列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