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 id="w5lb23"></ul><span id="w5lb23"></span><li id="w5lb23"></li><kbd id="w5lb23"></kbd>
    <tbody id="w5lb23"></tbody><noframes id="w5lb23">
            • <ins id="pbkbmm"></ins><th id="pbkbmm"></th><b id="pbkbmm"></b>
                          1. 拉斯維加斯賭場_許你明媚如昔

                            一直,喜歡那種情懷。可以擁一庭碧色,坐于凝煙的河畔,許梵音靜心,微雨悅目,依著沁滿心扉的靜好,不再去管歲月裏晚來風急的淩寒。只與晨間采撷清新的一朵花露,將錦繡輕描,與指尖處婉轉成四季的風情。起落間,有清香搖曳,那些曾被記憶根植的憂傷,便于風中跌落,消失殆盡。伴一曲心陽明媚,依然可以在夢中思念那個傾城的女子,
                            晨推窗,有陽光大朵大朵的漫過來,明媚了心的盎然。軟風掠過,輕柔的將一片葉兒送與掌心,清晰的紋路還镌刻著曾有的風情,只是一陣冬舞,便作羽紛飛了。時光,就是這麽不動聲色的藏在流年的滴答聲中,還沒等回味,就浸潤著一季又一季的隕落。只是,希望與憧憬總會在晨曦始終的微笑聲中開始。一些心念早已紮根,種下的蔥綠情感,早已蔥茏成一樹的繁茂,與凝眸處,燦然綻放,馨暖明媚。
                            花開流年,沾染一季的心香缱绻。凡塵夢萦,總是在繁花錯落間,氤氲內在的心靜和柔嫣。曾經,那煙雨湖畔的莞爾一笑,清寂了一場飛愁若霧的相望。然,期許始終的又豈是一抹隽永的刻骨。也許很多的時候唯美的不過是故事的開端,左邊是夢,右邊成荒,唯有過程飄著淡淡的菊花香,卻依然無悔那一份遇見。
                            鋪開,歲月的書箋。很想塗抹幾筆華麗的重彩,才發覺,一直過著安然恬靜的生活。也疑惑這樣的安逸是否過于尋常。只是當面對風生水起的波瀾時,依舊選擇無視,也突然驚覺依賴了這樣的尋常,許是習慣了心的妥帖安放,受不得一點澎湃和冷冽。淡中才知真味。與這一方素白的宣紙上,只想用簡靜的心性描繪出一片雲水,幾朵清甯。就此,不管杏花春雨,只用一顆初心雕琢每一個清淺的日子。
                            端坐歲月的窗前,斂一懷暖意入心,任水榭沉香的心事溫熱了筆尖的寒涼。時光依舊,只斑駁的光影在樹下婆娑著,一枚楓紅落入心底,圈圈漣漪,是月色下默然收攏的含香心事。遙望星辰,深呼吸,念直到記憶無處存放,化爲一絲甜美漾在眸底。翹首,幸福宛若歲月枝頭一朵花開,你若懂得,那便是拉斯維加斯賭場永恒的歡喜。
                            喜歡,賴在午後休閑時間裏,看書品茶,靜聽風吟,慵懶而惬意。或是安然入睡,在夢裏,一些心事,滑過眸光水岸,搖落一地相思瘦,悸動,嫣然了心底淺淺的夢。撷取一縷陽光在指尖跳舞,那暖人氣息的柔妙,瞬間便絢爛了快樂的心情。凝目這已然稍薄涼的季節,冬的氣息越發近了。只是,時光的對岸,那一樹一樹的花開依然明媚,燦然綻放著,也許這一切美好的景象就是爲了等待一場繁華的雪的飄灑,千與千尋,相遇一場雪的重逢,只願爲你。
                            喜歡,沿著記憶裏的馨香,靜靜安享一隅獨處的時光。輕拾起,那些遺落在時光之外的夢,點點滴滴,似乎都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安靜中自帶著芬芳,朵朵溫暖,那一片片過往,全都泛出動人的水藍色清澈,如煙如幻。傾聽,歲月裏那一抹靜放的安然,那點滴的暖,悸動了生命,裝幀著流年裏彩色的記憶,冬的枝頭已然搖曳成一朵甯靜的守望。
                            展一方墨研,或濃或淡,都已不重要了,世事微瀾,些許輾轉反複都已成爲過往。聽,流年在秋的枝頭輕笑,和著芬芳的情誼,如絲,如煙,洇潤了柔軟的心田。原以爲,老去的時光已然帶走了舊日的歡顔,當一片葉落的時候,分明聽到你隔空傳來的問候,原來,千回百轉中,始處的念已經在心底落地生根。任晨露匆匆,一指流光,依然冥不滅彼此心底的樂章。只想,紫陌路上,相攜相依,輕輕吟唱一首情誼的歌謠,撰寫相遇無悔的美麗。
                            靜默,安坐。那些相遇的片段不期然的浮上心間,若說溫暖與依戀如一脈暖香幽幽,那麽我感恩,感恩這紅塵際遇,無須言語,眼神交彙的刹那,便已讀懂了彼此。回望,經年之中,以文字串成的呢喃,或濃或淡,或刻骨或疏離,都是塵世流光裏一枚翩舞的蝶,無一不在韻和著心的律動。遇見,就是一份緣,無須多說,不必多說。心間相犀,彼此懂得,只願這一程程的相偕,成爲你我心間最美的風景。
                            攏一縷馨香賦予指間,種下一份相惜的依戀。牽著一顆心,筆尖遊走的歲月,便也會有著萬千的暖。時光,歲月,只想與這安暖于心的光影裏,互道一聲,歲月靜好,明媚如昔。

                            江南,無疑是一幅美麗的畫卷。
                            步入江南,清新柔美之感迎面撲來。雨輕輕拍打油紙傘的聲音與浸濕了的泥土的芬芳從四面八方向我襲來,整個人一下子融入了這幅絕美的畫裏。
                            江南多水,故江南多橋。江南的橋好似並非連接兩岸的紐帶,而是一種不可磨滅的文化,每一座都有著不同的典故,而正是因爲這些美好的典故,橋在江南被賦予了另一種使命。
                            千年的情緣未了,白素貞與許仙又相約斷橋。斷橋,是實實在在的一種文化,那古樸的清香仿佛來自古老的千年前,正向人們訴說著這段情緣。是誰撐一把油紙傘,伫立在江南的雨裏,遙望遠方?
                            我聽見了,聽見了千年前許仙的聲音“今世的因,定當是來世的國,千年後,娘子你一定要走一遭斷橋,好好等我許仙!”我立于斷橋之上,環顧四周,不知千年後,白素貞是否還會來此斷橋,與許仙再續那未了情緣,我沒看見,但我知道,她一定會來。橋並沒有斷,斷的只是那油紙傘下的情緣。多情的人兒,多情的油紙傘。斷橋之上,我輕輕撫摸橋欄,把我的印記深深刻在了橋上,我記住了斷橋,請斷橋也記住我,在時隔千年的今天,我來過。
                            我走了,不知又會是誰向我一樣在雨裏,撐一把油紙傘,站在橋上沉思,撫摸斷橋之上的欄杆,聞一聞那青石板散發出的淡香……走前,我看了看江南聳立出來的高樓大廈,不經意間聽到了麻將桌上的歡聲笑語,我真擔心,我還要等一千年。
                            蘇堤冷清地坐落在西湖之上,很顯然,白堤要熱鬧得多。我是更偏愛蘇堤,因爲在這裏隱藏了這個吟唱“大江東去”的蘇轼的情愫。蘇堤落進了江南的雨裏,它並未掙紮,而是盡享雨的洗禮。
                            此時,正值春季,這遲遲來臨的蘇堤春雨催開了四周的桃花,催開了那個古老的記憶。蘇子一襲青衣而來,而白衣如雪的我也跟著落進了宋朝江南的雨裏。
                            “春色是三分,二分乃塵土,一分隨流水。”我看見了這位才高可笑王侯的智者行走在悠長的蘇堤上,陣陣歎氣。我看見,蘇轼像極了一條大河,在赤壁洶湧澎湃,而在這江南,則成了多情的源泉。蘇子多情,在夢裏“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望月時,“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裏共婵娟。”……
                            蘇堤,墜入西湖的蘇堤,青石鋪就的蘇堤,無疑是蘇子靈魂的寄托,我愛蘇堤,我更愛蘇子。來回地在蘇堤上走著,陪伴著這個寂寞的靈魂。在這江南的雨裏,我撐一把油紙傘同蘇子同行!
                            我最終走了,但我對蘇子說了,十年後,我會再來,那時候,我已長大,天天陪著寂寞的蘇子,甘願一生做他的朝雲。青石板上留下了我的足迹,不知又會是誰將重複走在我的腳印上同蘇子同行。我看了看熱鬧非凡的白堤,很是擔心蘇子將會等上十年。
                            離了蘇堤,我來到了另一個地方,揚州個園。
                            個園,說小不小,說大不大,它比不得蘇州園林,比不得西湖凫莊。它只以自己幽靜地姿態靜立于江南。個園,我看得最多的無疑是竹。園門被竹所包圍,園內也隨處可見竹的蹤影。個園的竹翠而綠,不鮮豔,不耀眼,只給人一種清爽之感。建此園林的人恐怕也愛竹吧。如若不是個園主人有愛竹這一喜好,恐怕如今的揚州個園早已荒廢了吧。立于個園,聽雨打翠竹又別是一般滋味,油紙傘依舊頂于頭頂,享受卻從視覺轉至了聽覺。
                            如今的個園,被繁華所包圍,小吃攤擺在了本該清靜的園門,個園已不像個圓了。我在江南時,去過個園兩次,兩次的個園都沒什麽變化,只是多了一些現代設施而已。我真不敢說“而已”二字,因爲對于個園,根本不需要現代人的裝飾。個園,只屬于它出生的那個朝代!
                            我走了,離開了個園,走之前,我發現幾位工人正在園內開鑿一座假山,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在開鑿什麽?我轉身離去,江南的雨在我面前不停地下,我走著,真不敢想象以後的個園將會是什麽樣子,于是,我暗暗下定決心,今生今世再也不回個園!
                            我落進了江南的雨裏,走著,想著,把陪伴拉斯維加斯賭場一路走來的江南雨織在了一起,忽然,成了一幅美麗的畫——江南。

                            延伸閱讀:

                            上一篇:大熊貓“科比”在成都去世

                            下一篇:返回列表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6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