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54zria"></code>
                            <b id="54zria"><dir id="54zria"></dir><pre id="54zria"></pre><pre id="54zria"></pre><address id="54zria"></address></b><u id="54zria"><em id="54zria"></em><dir id="54zria"></dir><dfn id="54zria"></dfn><legend id="54zria"></legend></u>
                          • <legend id="vc3y5i"></legend>

                              星際網站注冊/家鄉的冬

                               冬,到處都是有的。可是,家鄉的冬,卻來得晚,來得靜,來得倉促。它沒有北方的寒冷幹燥,也沒有南方的陰冷潮濕。

                                北方的冬,當然是有一番韻味的。毛澤東曾在《沁園春.雪》中寫到:“北國風光,千裏冰峰,萬裏雪飄。“所以北方的冬是豪邁的,陽剛的。一個人遊蕩在北方街頭,夾雜在數以萬計的人群中,乘車而行,窗外多是一望無際的狂野。此時一望無際的稻谷和高高密密的青紗帳已被北風收割殆盡,安靜地做它們的美夢去了,算是有些綠意,但若細細品味冬的色冬的韻卻是不合適的。

                                家鄉的冬天有一種獨特的美。北方的冬天要比家鄉的冬來的早些。在北方早已是銀裝素裹的時候,家鄉卻是一片喜慶的紅色。在家鄉真正感受冬天到來的時候是在春節前。即使不出門,你也可以感受到熱鬧的氣息,泡一杯暖茶,望向窗外能清楚的看見靛藍的天色,聽得見大街小巷的吆喝聲。紅色的對聯鋪滿整條街,你似乎可以感受到“岸容待臘將舒柳,山意沖寒欲放梅。“的盛況。

                                家鄉的雪,也是一種點綴冬天的美。它不像北方那樣像個凶猛的漢子一樣一直下個十天半個月,也不會像南方那樣跟個嬌羞的妹子似的幾乎看不見雪,它是有規律的。在清晨,人是最懶散的,總是貪戀溫暖的被窩,門外偶爾傳來雞鳴聲、狗吠聲、小孩的笑聲。打開門一陣寒意席卷而來,才發現原來下雪了。那一朵朵白色的小花飄落滿地,也使剛才的煩悶心情也隨之消失了。

                                一陣掃雪之後,便令人遙想起黛玉的那首《葬花吟》傷感之于卻是帶著欣喜。這時站在街道上的人,雙手插在口袋裏,嘴裏吐著白色的煙霧感歎一句:“這場雪下的可真美啊!”

                                在冬天家鄉的人們是最喜歡圍在一起烤火爐的,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著暖胃的飯菜。當然,家裏的小貓、小狗也會湊過來。調皮一點的小貓則有時會被火燒掉一小塊毛,然後在屋子裏上竄下跳,惹得一家子哄堂大笑。不過,貓是不長記性的,即使被燒過一次,下次也還是會湊過來。

                                當然,北方和南方的冬天也各有它奇特的地方。譬如南方的冬天即使下雪也很快融化掉,它給人一種柔和的妹。可是,若是賞玩那則是不行的。家鄉的冬天就猶如一杯清茶,平淡但韻味深刻,需要細細的品嘗,而南北方的冬天就猶如一杯濃烈的咖啡,香淳浪漫但回味不永。

                                冬,家鄉的冬,如果可以,星際網站注冊希望可以用青春留住這一季。 

                               那是一條青青的小徑,鋪滿了沙礫,還蓋著嶙峋的白石,把腳踐在這樣的小徑上,總會發出微細的聲響。而我在倍感惆怅時,就喜歡徜徉在這樣的小徑上。
                              這裏沒有城市的喧囂,沒有城市的繁忙,更沒有城市的汙濁。只有清淩淩的溪水,藍盈盈的天空,還有沿途綠油油的蔥郁。所有的景物皆沉浸在朦朦胧胧的迷霧裏,偶爾還會透露出一片一片的深綠。當風兒吹過的時候,你必然會聽見遠遠傳來的鳥兒的啁啾,也有樹林間沙沙作響的聲音,更有我的一聲感歎。駐足于此,環顧四周,看不見路的發端,也看不見路的終極。整個人恣情地漫步在迷霧中,步伐宛如行走在浮雲之間,臆中只知那是一條青青的小徑。
                              通常在這樣的時候,我會閉上雙眸,享受著霧水洗禮周身的感覺,讓自己的煩惱、哀愁、痛苦與無奈,悄然灑落在那條青青的小徑上,讓心靈重返那片陶潛筆下古樸而純潔的淨土。我是一個不喜歡城市的人,那裏根本就不屬于我,活在城市中的生命總是帶著疲憊與創傷,就像一個疤痕,永遠的失去了原始的活力。所以,我更喜歡這裏,它沒有太多的繁雜,也沒有太多的富麗,只有一片讓人舒暢而惬意的青青。乍開雙手,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你只會感覺心曠神怡;蹲下身子,觸摸著凹凸的沙礫,你只會感覺豁然開朗。就好像哪裏都充滿了鮮活的青春,它在你的鼻尖呼吸,它在你的指尖蠕動,它在你的身邊纏繞。那一條青青的小徑,它是一個避難的港灣,讓我抛棄疾苦的現實,讓我找到釋然與踏實。
                              可是,就在我聽到機械轟鳴聲的那一個傍晚,所有的一切轟然泯滅了。現實的鐵騎蹂躏了我的淨土,現實的魔爪扼殺了我的純潔,我抉擇了逃避,一直在逃避,拼命地想逃出現實的掌心,就好像我只會逃遁一樣,沒有了勇氣,也沒有了力量。在那條青青的小徑上,我沖破了層層迷霧,逃上一條未知的路。當我站在懸崖邊上時,我停止了腳步,發現自己已然逃到世界的盡頭。現實全然征服了我,我只能向它下跪,做了它的奴隸,像生活中的失敗者一樣帶著無奈與遺憾。腳步踐在這汙濁的土壤上,我回頭望了望那條青青的小徑,驚奇的發現我已遺失了太多的時間、機會、勇氣在那裏。
                              看看我們走過的路,人生何嘗不是這樣。面對現實中的挫折,我們總是喜歡逃避,不敢面對它,更不敢挑戰它。于是,我們愈是逃避,挫折就愈是緊逼,直到把我們逼死在世界的盡頭。那時候,星際網站注冊們只能在夢裏感受那一條青青的小徑了。 

                               冬,到處都是有的。可是,家鄉的冬,卻來得晚,來得靜,來得倉促。它沒有北方的寒冷幹燥,也沒有南方的陰冷潮濕。

                                北方的冬,當然是有一番韻味的。毛澤東曾在《沁園春.雪》中寫到:“北國風光,千裏冰峰,萬裏雪飄。“所以北方的冬是豪邁的,陽剛的。一個人遊蕩在北方街頭,夾雜在數以萬計的人群中,乘車而行,窗外多是一望無際的狂野。此時一望無際的稻谷和高高密密的青紗帳已被北風收割殆盡,安靜地做它們的美夢去了,算是有些綠意,但若細細品味冬的色冬的韻卻是不合適的。

                                家鄉的冬天有一種獨特的美。北方的冬天要比家鄉的冬來的早些。在北方早已是銀裝素裹的時候,家鄉卻是一片喜慶的紅色。在家鄉真正感受冬天到來的時候是在春節前。即使不出門,你也可以感受到熱鬧的氣息,泡一杯暖茶,望向窗外能清楚的看見靛藍的天色,聽得見大街小巷的吆喝聲。紅色的對聯鋪滿整條街,你似乎可以感受到“岸容待臘將舒柳,山意沖寒欲放梅。“的盛況。

                                家鄉的雪,也是一種點綴冬天的美。它不像北方那樣像個凶猛的漢子一樣一直下個十天半個月,也不會像南方那樣跟個嬌羞的妹子似的幾乎看不見雪,它是有規律的。在清晨,人是最懶散的,總是貪戀溫暖的被窩,門外偶爾傳來雞鳴聲、狗吠聲、小孩的笑聲。打開門一陣寒意席卷而來,才發現原來下雪了。那一朵朵白色的小花飄落滿地,也使剛才的煩悶心情也隨之消失了。

                                一陣掃雪之後,便令人遙想起黛玉的那首《葬花吟》傷感之于卻是帶著欣喜。這時站在街道上的人,雙手插在口袋裏,嘴裏吐著白色的煙霧感歎一句:“這場雪下的可真美啊!”

                                在冬天家鄉的人們是最喜歡圍在一起烤火爐的,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吃著暖胃的飯菜。當然,家裏的小貓、小狗也會湊過來。調皮一點的小貓則有時會被火燒掉一小塊毛,然後在屋子裏上竄下跳,惹得一家子哄堂大笑。不過,貓是不長記性的,即使被燒過一次,下次也還是會湊過來。

                                當然,北方和南方的冬天也各有它奇特的地方。譬如南方的冬天即使下雪也很快融化掉,它給人一種柔和的妹。可是,若是賞玩那則是不行的。家鄉的冬天就猶如一杯清茶,平淡但韻味深刻,需要細細的品嘗,而南北方的冬天就猶如一杯濃烈的咖啡,香淳浪漫但回味不永。

                                冬,家鄉的冬,如果可以,星際網站注冊希望可以用青春留住這一季。 

                               那是一條青青的小徑,鋪滿了沙礫,還蓋著嶙峋的白石,把腳踐在這樣的小徑上,總會發出微細的聲響。而我在倍感惆怅時,就喜歡徜徉在這樣的小徑上。
                              這裏沒有城市的喧囂,沒有城市的繁忙,更沒有城市的汙濁。只有清淩淩的溪水,藍盈盈的天空,還有沿途綠油油的蔥郁。所有的景物皆沉浸在朦朦胧胧的迷霧裏,偶爾還會透露出一片一片的深綠。當風兒吹過的時候,你必然會聽見遠遠傳來的鳥兒的啁啾,也有樹林間沙沙作響的聲音,更有我的一聲感歎。駐足于此,環顧四周,看不見路的發端,也看不見路的終極。整個人恣情地漫步在迷霧中,步伐宛如行走在浮雲之間,臆中只知那是一條青青的小徑。
                              通常在這樣的時候,我會閉上雙眸,享受著霧水洗禮周身的感覺,讓自己的煩惱、哀愁、痛苦與無奈,悄然灑落在那條青青的小徑上,讓心靈重返那片陶潛筆下古樸而純潔的淨土。我是一個不喜歡城市的人,那裏根本就不屬于我,活在城市中的生命總是帶著疲憊與創傷,就像一個疤痕,永遠的失去了原始的活力。所以,我更喜歡這裏,它沒有太多的繁雜,也沒有太多的富麗,只有一片讓人舒暢而惬意的青青。乍開雙手,呼吸著新鮮的空氣,你只會感覺心曠神怡;蹲下身子,觸摸著凹凸的沙礫,你只會感覺豁然開朗。就好像哪裏都充滿了鮮活的青春,它在你的鼻尖呼吸,它在你的指尖蠕動,它在你的身邊纏繞。那一條青青的小徑,它是一個避難的港灣,讓我抛棄疾苦的現實,讓我找到釋然與踏實。
                              可是,就在我聽到機械轟鳴聲的那一個傍晚,所有的一切轟然泯滅了。現實的鐵騎蹂躏了我的淨土,現實的魔爪扼殺了我的純潔,我抉擇了逃避,一直在逃避,拼命地想逃出現實的掌心,就好像我只會逃遁一樣,沒有了勇氣,也沒有了力量。在那條青青的小徑上,我沖破了層層迷霧,逃上一條未知的路。當我站在懸崖邊上時,我停止了腳步,發現自己已然逃到世界的盡頭。現實全然征服了我,我只能向它下跪,做了它的奴隸,像生活中的失敗者一樣帶著無奈與遺憾。腳步踐在這汙濁的土壤上,我回頭望了望那條青青的小徑,驚奇的發現我已遺失了太多的時間、機會、勇氣在那裏。
                              看看我們走過的路,人生何嘗不是這樣。面對現實中的挫折,我們總是喜歡逃避,不敢面對它,更不敢挑戰它。于是,我們愈是逃避,挫折就愈是緊逼,直到把我們逼死在世界的盡頭。那時候,星際網站注冊們只能在夢裏感受那一條青青的小徑了。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