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ir id="nk0g9s"></dir><strong id="nk0g9s"></strong><thead id="nk0g9s"></thead>
          1. <q id="wjcs4v"></q><dt id="wjcs4v"></dt>
                    <button id="a1dvta"><address id="a1dvta"></address><label id="a1dvta"></label><noframes id="a1dvta">
                      1. <tt id="a1dvta"></tt><th id="a1dvta"></th><select id="a1dvta"></select>
                        <i id="0kz7e2"></i><i id="0kz7e2"></i><dfn id="0kz7e2"></dfn><font id="0kz7e2"></font>
                            • <dt id="00phsv"><ul id="00phsv"></ul><code id="00phsv"></code></dt><strong id="00phsv"><center id="00phsv"></center><th id="00phsv"></th><dt id="00phsv"></dt></strong><li id="00phsv"><del id="00phsv"></del><acronym id="00phsv"></acronym><em id="00phsv"></em><li id="00phsv"></li></li><address id="00phsv"><select id="00phsv"></select><select id="00phsv"></select><big id="00phsv"></big></address>

                                        • 金貝遊戲/傷懷

                                          最美的聲音絕不是江水揚揚,終年不息,而是天地之間的猛然收煞;最高的境界絕不是驚濤拍岸的洶湧,而是“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天地之于金貝遊戲。
                                          魂兮歸來,回到故裏,細雨蒙蒙間,是否會讓人感慨天地之間于我的悠閑?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當年的楚家天下,已如東逝的江水,天地之于我,你用你的不染之志支撐著整個曆史的脈動。寂寞而又執著的堅守著自己的人格陣地。矗立于天地之間,銘刻在千秋萬代,你用不屈的生命刻寫了千年的文明,用磅礴的精神奠定了華夏民族永恒的愛國情懷。
                                          高潔之于屈原,“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溫蠖乎?”你縱身一躍,換來的是沉重的歎息,它是生長在汨羅江畔的一棵參天大樹,亦是立于汨羅江畔的峻嶺奇峰。那汨羅江上飄雪的孤舟,天地悠悠,何所寄!何所堪!你的滿懷愁緒唯有孤寂的沙鷗,在屈大夫飄然的衣袋上空,昂首向天,將天地之間的大氣傳承……
                                          楚魂之于屈原,猛然收煞的歎息,徘徊天地!
                                          夢裏山水迢迢,飛花落雪之中那一轉身,一回眸,便演繹出了一場天地哲理。
                                          “聖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是故至人無爲,大聖不作,觀于天地之謂也。”清清濮水,莊周將淡然的眼神凝固;悠悠儵魚,莊周將倔強的真實擺動;栩栩蝴蝶,莊周將于天地而合一的思緒飄飛。依是戰火喧囂之時,依是爾虞我詐之場,“乘天地之正,而禦六氣之辨”,他願做一只鵬鳥,逍遙萬裏遊。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自由之于莊周,猛然收煞的歎息,立于天地!
                                          曉風踩歡快的腳步,從天地中穿塵而過,送來縷縷花香。述說著多少悲壯的離歌。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用之所趨異也。”一字一滴淚,一句一滴血,司馬遷用血淚將生與死诠釋,生于天地間,死于夢中魂。橫遭暴行,慘受宮刑,一個具有崇高精神的人遭遇了作爲男人最屈辱的死節,他卻忍辱負重,還要“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他用自己的生命诠釋了男人的尊嚴,天地之間,吾感情之所在,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吾思之所在也。
                                          余秋雨摩挲著文化,在細微末節處,在曆史的某一個角落,他深知在這樣一個國度,出現輝煌時必定氣宇軒昂,蒙受災難時必定悲情漫漫,處于平和時必定黯然淡漠,但中華民族之大氣象,在于不滅的決絕于傲然挺立于天地間的大氣。他以深沉的理念和人格的力量把人生底蘊、人生意義及自然之美結合在了一起,形塑出具有獨特魅力的文化散文。
                                          于是,千年一歎,猛然收煞。
                                          天地之于我是“侬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侬知是誰?”中的瞬間綻放。
                                          天地之于我是“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中的清新自然。
                                          天地之于我,是“盛世浮華,皆已成空”的歎息。

                                          很多天沒有更新,對于文字,缺失掉某些激情。我甯願將大把大把的時間,放在暖暖的搖椅上,或者,蜷縮在暖暖的被窩爲即將來臨的夢作預身。
                                          親說,想念我的隨筆了。我笑。最近心情很平靜,很多東西已經不能讓心蕩起漣漪。唯有患得患失,方能寫出旖旎的文字。躍然于絢麗的信紙上面,如花朵般芬芳襲人。那種或明媚或淒豔的美,給予人的是一種意境,一種若置身其中便有種油然而生的共鳴。也有朋友指責我寫的全是些靡靡之音,情呀愛的,上不得台面,入不了主流。我亦笑。他說的或許是對的,只是對于如我般感性的女子,愛在生命中,無疑是占據著極爲重要的位置。對于人生,人各有志,未來亦並不明媚,或者可以預見。在特定的時期,小心呵護內心深處的那份美,希望。至少還有某種東西可以讓自己有靈性有信念,如此,便是幸事。
                                          是的。我很希望自己還能保有那樣的熱情。即便是曆經滄桑,還能以一顆未被塵世沾染的心來面對世界,面對我所愛著的事物。和人。我心中依然有夢想,依然有憧憬。依然能拉住許久未見的同學,做許久未曾做過的事。那樣的幼稚舉止,在城市的霓虹下自有著自己固守的那份純淨。
                                          如同那天,暖暖的陽光下。打開車窗面對波光熠熠的湖面,聽著久未謀面的歌,面前三三兩兩的情侶騎著雙人單車一一而過。遠離塵世的喧囂,世界只剩下海闊天空的安甯。遠處有袅袅炊煙,沿著深綠色的山澗緩緩升起。有多久了?沒有如此心無旁骛地安靜坐著,望著遠山望著天空不發一語。時間總是越來越不夠,在職場人群和沒有溫情的城市間遊走,逐漸喪失掉某種果敢,某種希翼,某種無所畏懼。每個人都被格式化,戴著不同的面孔相同的面具。利益至上的背後,那一點點開懷的笑聲何處容身?
                                          這個世界是浮躁的。但是至少,我們應該有自己所應該堅持的東西。他說。
                                          不用轉頭,我亦能想象他的表情。亦笑亦淚之間,我們都在艱難地尋求著某種平衡。我們都是相似的靈魂,骨子裏有那份不容侵犯的清高。所以注定所走的路歪歪斜斜。
                                          今年的冬天不冷。可是因爲它是冬天,我依然有冬眠的欲望。
                                          我想。前世。我一定是條蛇,扭著身體盤旋在洞裏,對著洞口向著天空張望,一望就是大半年。冬天來臨時,便在洞裏沉沉睡去。不然爲何,一到冬天便會手腳冰冷。
                                          當然手冰冷的時候也不全是壞事。至少愛我的那個人會緊緊握在手心,將暖意自十指尖尖向著心髒的地方傳遞。于是某天,便愛上那種依賴,故意不戴手套,看他邊嚷小手冰涼便急急拽了過去。
                                          很多時候已經忘記了去思念某個人,忘記了那種思念的滋味。如同在打開博客,看著上面曾經的筆迹。陳舊的心境刻畫出混亂的文字。卻並不妨礙我沉浸在其中,回憶起往事。走過來後,那些落入眼中的雖然是幼稚,也是金貝遊戲成長的痕迹。清清淺淺,如粉紅色花瓣,鋪滿夢中畫面。

                                          最美的聲音絕不是江水揚揚,終年不息,而是天地之間的猛然收煞;最高的境界絕不是驚濤拍岸的洶湧,而是“獨與天地精神往來”的天地之于金貝遊戲。
                                          魂兮歸來,回到故裏,細雨蒙蒙間,是否會讓人感慨天地之間于我的悠閑?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當年的楚家天下,已如東逝的江水,天地之于我,你用你的不染之志支撐著整個曆史的脈動。寂寞而又執著的堅守著自己的人格陣地。矗立于天地之間,銘刻在千秋萬代,你用不屈的生命刻寫了千年的文明,用磅礴的精神奠定了華夏民族永恒的愛國情懷。
                                          高潔之于屈原,“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之溫蠖乎?”你縱身一躍,換來的是沉重的歎息,它是生長在汨羅江畔的一棵參天大樹,亦是立于汨羅江畔的峻嶺奇峰。那汨羅江上飄雪的孤舟,天地悠悠,何所寄!何所堪!你的滿懷愁緒唯有孤寂的沙鷗,在屈大夫飄然的衣袋上空,昂首向天,將天地之間的大氣傳承……
                                          楚魂之于屈原,猛然收煞的歎息,徘徊天地!
                                          夢裏山水迢迢,飛花落雪之中那一轉身,一回眸,便演繹出了一場天地哲理。
                                          “聖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是故至人無爲,大聖不作,觀于天地之謂也。”清清濮水,莊周將淡然的眼神凝固;悠悠儵魚,莊周將倔強的真實擺動;栩栩蝴蝶,莊周將于天地而合一的思緒飄飛。依是戰火喧囂之時,依是爾虞我詐之場,“乘天地之正,而禦六氣之辨”,他願做一只鵬鳥,逍遙萬裏遊。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自由之于莊周,猛然收煞的歎息,立于天地!
                                          曉風踩歡快的腳步,從天地中穿塵而過,送來縷縷花香。述說著多少悲壯的離歌。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用之所趨異也。”一字一滴淚,一句一滴血,司馬遷用血淚將生與死诠釋,生于天地間,死于夢中魂。橫遭暴行,慘受宮刑,一個具有崇高精神的人遭遇了作爲男人最屈辱的死節,他卻忍辱負重,還要“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騷,他用自己的生命诠釋了男人的尊嚴,天地之間,吾感情之所在,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吾思之所在也。
                                          余秋雨摩挲著文化,在細微末節處,在曆史的某一個角落,他深知在這樣一個國度,出現輝煌時必定氣宇軒昂,蒙受災難時必定悲情漫漫,處于平和時必定黯然淡漠,但中華民族之大氣象,在于不滅的決絕于傲然挺立于天地間的大氣。他以深沉的理念和人格的力量把人生底蘊、人生意義及自然之美結合在了一起,形塑出具有獨特魅力的文化散文。
                                          于是,千年一歎,猛然收煞。
                                          天地之于我是“侬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侬知是誰?”中的瞬間綻放。
                                          天地之于我是“和羞走,倚門回首,卻把青梅嗅”中的清新自然。
                                          天地之于我,是“盛世浮華,皆已成空”的歎息。

                                          很多天沒有更新,對于文字,缺失掉某些激情。我甯願將大把大把的時間,放在暖暖的搖椅上,或者,蜷縮在暖暖的被窩爲即將來臨的夢作預身。
                                          親說,想念我的隨筆了。我笑。最近心情很平靜,很多東西已經不能讓心蕩起漣漪。唯有患得患失,方能寫出旖旎的文字。躍然于絢麗的信紙上面,如花朵般芬芳襲人。那種或明媚或淒豔的美,給予人的是一種意境,一種若置身其中便有種油然而生的共鳴。也有朋友指責我寫的全是些靡靡之音,情呀愛的,上不得台面,入不了主流。我亦笑。他說的或許是對的,只是對于如我般感性的女子,愛在生命中,無疑是占據著極爲重要的位置。對于人生,人各有志,未來亦並不明媚,或者可以預見。在特定的時期,小心呵護內心深處的那份美,希望。至少還有某種東西可以讓自己有靈性有信念,如此,便是幸事。
                                          是的。我很希望自己還能保有那樣的熱情。即便是曆經滄桑,還能以一顆未被塵世沾染的心來面對世界,面對我所愛著的事物。和人。我心中依然有夢想,依然有憧憬。依然能拉住許久未見的同學,做許久未曾做過的事。那樣的幼稚舉止,在城市的霓虹下自有著自己固守的那份純淨。
                                          如同那天,暖暖的陽光下。打開車窗面對波光熠熠的湖面,聽著久未謀面的歌,面前三三兩兩的情侶騎著雙人單車一一而過。遠離塵世的喧囂,世界只剩下海闊天空的安甯。遠處有袅袅炊煙,沿著深綠色的山澗緩緩升起。有多久了?沒有如此心無旁骛地安靜坐著,望著遠山望著天空不發一語。時間總是越來越不夠,在職場人群和沒有溫情的城市間遊走,逐漸喪失掉某種果敢,某種希翼,某種無所畏懼。每個人都被格式化,戴著不同的面孔相同的面具。利益至上的背後,那一點點開懷的笑聲何處容身?
                                          這個世界是浮躁的。但是至少,我們應該有自己所應該堅持的東西。他說。
                                          不用轉頭,我亦能想象他的表情。亦笑亦淚之間,我們都在艱難地尋求著某種平衡。我們都是相似的靈魂,骨子裏有那份不容侵犯的清高。所以注定所走的路歪歪斜斜。
                                          今年的冬天不冷。可是因爲它是冬天,我依然有冬眠的欲望。
                                          我想。前世。我一定是條蛇,扭著身體盤旋在洞裏,對著洞口向著天空張望,一望就是大半年。冬天來臨時,便在洞裏沉沉睡去。不然爲何,一到冬天便會手腳冰冷。
                                          當然手冰冷的時候也不全是壞事。至少愛我的那個人會緊緊握在手心,將暖意自十指尖尖向著心髒的地方傳遞。于是某天,便愛上那種依賴,故意不戴手套,看他邊嚷小手冰涼便急急拽了過去。
                                          很多時候已經忘記了去思念某個人,忘記了那種思念的滋味。如同在打開博客,看著上面曾經的筆迹。陳舊的心境刻畫出混亂的文字。卻並不妨礙我沉浸在其中,回憶起往事。走過來後,那些落入眼中的雖然是幼稚,也是金貝遊戲成長的痕迹。清清淺淺,如粉紅色花瓣,鋪滿夢中畫面。

                                          X-POWER-BY MGF V0.5.1 FROM 自制10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55 2001